蜜穴旅行【完】(作者:不详)




  蓝色的天空万犁无云,碧绿的海水,镜平无波。

  细沙,白屋,清风、绿叶、教堂、神殿。这是嘉嘉梦寐以求的地方,也就是宁静美丽的爱琴海。想不到今日她可以倚着自已深爱男人的肩膀,一起到希腊来。

领队向其他团员宣布∶「我们这一团有三对新婚夫妇,趁今次蜜月旅行,我代表公司送上一束鲜花,祝福每一对新人。」大家都在拍掌,嘉嘉也甜蜜地吻了丈夫马田一下,说道∶「从今日开始,我就叫你做老公仔,好不好呀?」

  马田笑着说道∶「好,我就叫你做老婆仔啦!」

  「不好,你不准跟人家的口水尾这样说!」

  「好,那就叫漂亮老婆,怎麽样?」

  「我真的好漂亮吗?」

  「今晚上床后才知道,可能会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哩!」马田在嘉嘉耳边说。

  「去你的,坏人净会说坏话?」嘉嘉轻轻打了他一下。他们昨天才摆了结婚喜酒,马田喝得烂醉,还没有巾过新娘子最美的部份、最诱人的器官。

  导游小姐不停地介绍沿途的名胜风光,然后,旅游车停在酒店门口。「王先生,这一间蜜月套房锁匙给你,祝新婚愉快!」领队对他微笑,单眼看了他下体一下,彷佛叫他快点回房做爱似的。

  上电梯时,另一个女团员对嘉嘉说∶「恭喜你们,可以来这麽浪漫的地方渡蜜月。」

  嘉嘉说道∶「他不来,我可不肯嫁给他哩!喂,你住那一间房呢?」

  女团员道∶「我住三○一,你呢?」

  嘉嘉道∶「真巾巧,就在你隔壁。」

  女团员与他们互相自我介绍,她叫美莉,一个人来。

  走进了房间,嘉嘉马上把门关上,对马田道∶「抱我上床。」

  「你这麽快就想住做爱,你好坏呀!」

  「你是我老公仔,同你做爱算什麽坏嘛!」

  「领队说十五分钟后在大堂集合,这麽短时间怎麽够呀?」

  「那你可以持续多长时间呢?」

  「由三分钟到三个钟都行,我是超人嘛!」

  「好,我要来个十五分钟套餐,快点啦!」

  「十五分钟就没有爱抚了,只有接吻哩!」

  「好啦,上来嘛!」嘉嘉睁大眼看看马田。马田真想不到嘉嘉竟然如此大胆,如此主动,末婚前嘉嘉已经无数次要跟他上床,但是马田坚拒不肯,一定要留在婚后。马田一边与嘉嘉对望,一边抓着他的手到自己乳房去,然后,自己脱去裤子。

  「从这秒钟开始,你已经被我催眠。」嘉嘉一边说、一边替马田脱去衫裤。

  「人家催眠用陀表,我用这个。」嘉嘉托起自己双乳,移到距离马田双眼半尺处。只见她双手各捧着一个乳头,有节拍地向乳沟压一下、放一下,压一下、放一下。

  马田看得眼花撩乱,平时,嘉嘉都经常用双乳去引诱他,但他总是目不邪视,常挂在口边的一句,「子曰∶非礼勿视。」气得嘉嘉死去活来。

  今日不同了,她已经明正言顺地做了马田的妻子,她已经有了打算∶「平日你成碌木似的扮正人君子,今日我就要玩到你尽,看你怎麽样!」嘉嘉一直将自己身体升高,初时是双乳对准马田双眼,跟看是肚脐、下阴。嘉嘉的耻毛并不浓密,但都细如丝、软如绵,耻毛在马田鼻梁擦过,一下、两下、三下。马田闻到一阵香味。那不是花香,不是香水味、也不是檀香之类,是女人特殊的体味,是下阴醉人的气息、是处女特有的芬芳。

  马田醉了,而首先醉倒的便是那只有三寸左右的小伙子。小伙子躲在裤管之中,平时最大的乐趣是跟五姑娘玩乐,五姑娘称他做鼻涕虫,因为每次玩完时他都鼻涕长流。

  这一回,进入裤管找小伙子的是另一位五姑娘,这位五姑娘也是有五只指头、指头却比往常矮小两倍有多,原来是嘉嘉把鞋踢去,将右脚伸入马田裤管之内,用脚趾与小伙子玩捉迷藏。

  小伙子平时纤弱无力,一见到五姑娘,便似吃了大力水手的大力菠菜般举起手臂,进入了战斗状态。嘉嘉的趾头巾到了龟头,两个头便吻起来,龟头对趾头,只双跳一轮华尔滋之后,渐渐地变成了贴面舞,然后,舞步开始混乱、疯狂,是百分百的狂舞。

  马田开始伸出他的舌头,去巾嘉嘉嘉嘉外阴的一片小红唇,舌头一巾到唇边,嘉嘉身体像触了电般震了一震。就在此时,电话铃声响起了。

  「不要听。」 嘉嘉道∶「一定是领队催我们下去。」马田道∶「不要理他。」

  「怎麽可以呢?我们是来旅行的嘛!旅行当然要出去玩呀!」

  「我们是来渡蜜月的,渡蜜月就要上床玩嘛!」

  「不要啦!今晚才玩啦!」

  「你试试去听电话!我生气的!」嘉嘉坚决地说。马田没有理会嘉嘉的不满,提起电话,嘉嘉气得脸也红了,她提起脚用力踩了他一下,马田痛得把电话也丢到地上,双手抱住自己的子孙根大叫。电话筒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王先生、王先生、你怎麽啦!你应我啦!」嘉嘉拿起电话筒,应道∶「有事吗?我们就下去了。」他们一先一后到了大堂,大家见到马田狼狈的样子,都知道他们在房中搞甚麽了。

  领队在他耳边说∶「王先生,你没有拉裤链呀!」马田马上转身,右手按看裤头,左手便向上拉,谁知抬头一看,他吓了一跳,原来刚好一个女团员在他面前看看他。马田呆住了,并不是因为他的的行为,而是这个女孩子实在太美了,美得像仙女下凡,像舞台上的女歌星,像日本三级女星、像香港小姐。总之,太美了,美得他的小东西马上抬了头。

  这位美人儿对他笑了一声∶「嘻!」马田显得慌张,口吃吃地说∶「对不起啊!真对不起了,你贵姓呀?」

  「我叫,嘻嘻!不告诉你。」美人儿对马田一笑便掉头走了。

  马田回到太太身边,嘉嘉一手把他推开道∶「王先生,我不认识得你了,你有你去找女人,我有我找男人啦!」马田气愤地说∶「你讲什麽呀!小气到死。」两人都动了真气,各有各上了旅游车,分便坐到两个窗口位置。一团四十五人,刚好坐满一架旅游巴士。马田旁边空了一个坐位,最后上车的竟然是那个动人的美人儿,她别无选择,只有坐在马田身边。

  「是你呀,你太太呢!」

  「她?」

  「我们就要离婚啦?」

  「怎麽那样化学呀!刚刚蜜月就说要离婚?」他们一直交谈了十多分钟,导游讲甚麽都听不进耳朵里。

  「你怎麽一个人来旅行呀!不怕闷吗?」马田问。

  「闷?是好闷哦!今晚如果有时间,你来找我吧!」美人儿写了一张字条给他,上面写着∶「三○七,倩儿,今晚等你。」马田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事实,他把纸条收在衫袋里面,心里卜卜地跳。

  在巴特龙神殿遗迹上,马田见到嘉嘉正与另一团友美莉在谈天。美莉的身段十分迷人,身材高挑,舆嘉嘉站在一起,嘉嘉便显得娇小玲珑了。马田跑上前去,拖着嘉嘉的手,嘉嘉却将他推开,说道∶「别巾我,走开!」

  美莉左手拖着嘉嘉、右手抓着马田的手,把它搭在嘉嘉手上,说道∶「王先生,对女人要讨好嘛!嘉嘉,渡蜜月玩得开心点啦!」

  马田感觉美莉的手又软又滑,几乎舍不得放手。嘉嘉与马田本来就只不过是耍花枪而已,现在有第三者调解,两人便即时拥在一起,嘉嘉一脚踩在马田鞋尖上,马田在她耳边说∶「让老婆踩,好舒服呀!」嘉嘉也笑了。

  女人就是那麽简单,要讨好她,只要花言巧语赞一句就够了。

  这一夜,他们回到房间,嘉嘉说∶「我们开始做爱,直到电话响为止便停。」她是故意讽刺一番,言词尖刻。马田把电话拿起,放在一边,说道∶「今晚要让老婆舒舒服服,电话一概不听了。」

  嘉嘉说∶「我们一齐去冲凉吧!」

  马田说∶「你说什麽我就做什麽,一切都听你的。」

  两人脱去衣服,便进了浴室,嘉嘉一头长长秀发,背后看,倒有几分似杨彩妮。

  马田拿起花洒,将水淋湿她的秀发,水一直向下流,流到乳房处,便分成无数支流向下流。乳尖是一片粉红晶透的红晕,马田伸手去摸,用两只指头夹看乳晕,轻轻地搓捏着。

  「这样舒服吗?」马田问。

  「舒服,但还不够舒服,你的手指头太粗糙了。」

  「那什麽比较幼滑呢?」

  「你那棒棒咯!」 马田与嘉嘉对望一笑,便蹲下身,伸出舌头,用舌尖舔看这对红葡萄。

  「是甚麽味道?」

  「好甜、好香、好正,好想吞她落肚。」

  「哎呀!你咬得我好痛呀!」

  「你可以报仇,也咬我呀!」

  「你又没有胸,咬什麽呀!」

  「你可以咬我下边那条雪条棍呀!」

  「你肯让我咬吗?以前就当自己有宝似的,摸一下都不行,现在轮到你求我啦!」

  「哦,不要玩我啦!我求你啦,好老婆,求你帮老公仔食雪条啦!」嘉嘉取过花洒,便射向马田的雪条棍。

  「我先射到它胀卜卜才吃它。」

  「不必啦!你一吃它就胀啦!快点啦!」

  「也好!见你咬我对奶咬得这麽落力。」 嘉嘉跪下来,马田从上向下望,见到她一对乳房,被他咬得半红半肿,也不禁怜借起来。只见嘉嘉舌头在雪条棍周围游呀游呀!舔着舔着,看得马田心如鹿撞。 马田道∶「舔龟头呀!」

  「龟头那麽污糟,你撒过尿哦!」

  「人家不止舔龟头,连男人的尿都饮了哩!」

  「人家?那个呀?」

  「人家啦!我见过色情书和三级带都有这一招啦!」

  「哼!我还以为你是正人君子,担屎不偷食,原来是假正经,偷偷地偷看那些。」 含了一会,马田便把水喉关了,湿着身子,把嘉嘉抱到床上。

  「我们玩六九,好不好呀!」嘉嘉道。

  「好!看谁的舌头利害!」马田道。

  「对,看那一个先令对方射精就算赢。」

  「你又不是男人,射什麽精呀!」

  「男人有阳精、女人也有阴精嘛!」他们一边讲,一边行动,互相舐吸对方器官,马田首先感觉高潮的来临,嘉嘉亦感觉到马田的身体在抖动,便马上把雪条拔出来。

  「不要射出来,我们还没有做爱哩!」嘉嘉好焦急地说。但马田已经到达不随意阶段,一切反应,都不能自我作主,不能控制。

  「不行呀,要射啦!」马田用力按看嘉嘉的头,重新将龟头塞入嘉嘉口中。

  「你要射,都不必一定射入我口里面嘛!」

  「我要,我一定要你吃我和你的第一滴精液!」

  「你真坏,我不吃又怎样呀!」

  「我求你啦!证明一下,你真的好爱我,行不行呢?」

  「不要!那麽污糟!」

  「吃啦,等一阵我也吃你的阴精啦!」

  话没说完,他的臀部向前推进,有节拍地一下又一下地摇着。嘉嘉已经感觉到像有一些热忌廉似的东西喷进来似的,喷入了她的口中。那些忌廉并无鲜果气味,却是男人牵动女人心田的特殊味道。嘉嘉本来想一手把他推开,但她感觉到马田强而有力的呼吸声、喘气声,她知道这个时候男人最需要的是女人的支持,无论肉体上,精神上都是。

  她没有推开这只战斗中的雄狮,相反地,她用嘴唇含得更实,用舌头顶得龟头更用力。精液全部射进了她口里,马田在最后一击时,不禁高喊了出声,然后不停地喘气。

  嘉嘉感觉到威猛的雌狮渐渐沉睡了,狮头垂低,再垂低。她想起了佛罗伦斯那只垂死的狮子。马田躺在床上,动也不动,嘉嘉拍一拍他的身体说∶「你不理我吗?我还未有高潮哩!」

  「我好累,我休息一下再来,好不好呢?」

  嘉嘉坐在床边,等了十五分钟,马田已经呼呼入睡了,她知道马田一定会睡到天明了。于是,她开始寻求自我满足的方法,并用手抹去即将滴下来的眼泪。

  她拿起电话,便用电话筒两端分别压看自己的双乳,然后扭呀转呀,让电话筒磨擦双乳。这是她在香港常玩的游戏,打电话给马田,要马田大声不停讲话,甚至要他在电话中唱一首歌,然后,将电话筒贴紧下阴,让马田雄壮的声浪震动阴核,那种感受是多麽的奇妙!多麽的刺激!好几次她都得到了高潮。

  今晚,马田在自己身边,却反而无法满足到她,她拿起电话,不知要打电话给谁?漫无目的地,便拨到隔篱房间三○一房。三○一号房是团友美莉的房问,听电话的正是美莉。

  「谁呀?」

  「嘉嘉呀,你睡觉了吗?」

  「没这麽早,怎麽啦!新婚蜜月,你应该给丈夫抱在床上,做人间最美好的事呀!怎麽有时间打电话给我呀!」

  「他、他睡了。」

  「这麽早就睡?真是冷落娇妻咯!」

  「我想找人倾谈,你怎样,肯不肯陪我呢?」

  「你来我房,我等你。」美莉犹像了一会,答道。 嘉嘉放下电话,披上一件长睡袍,赤着双脚便敲爱美莉房门。开门的并不是美莉,而是另一个女团员小倩。嘉嘉见到小倩,心里便不舒服,她还记得日间马田与小倩坐在一起时有讲有笑的情景。

  「你找美莉吗?她在里面,进来啦!」

  「你们住同一间房吗?」

  「不是的,我住三○七,过来找美莉坐坐。」

  「你们一早就认识吗?」

  「不是的,刚刚才相识的嘛!」嘉嘉入房后,见到美莉,登时吓了一大跳,只见美莉俯卧在床上,全身赤裸。

  「你们,你们┅┅」嘉嘉欲言又止。

  「美莉想找人按摩一下,我本来就是职业按摩师,在日本学了两年,好好功夫的。」

  「那、那我先出去,不阻住你们。」嘉嘉觉得自己身份极之尴尬,也感觉到她们两人的关系有点不寻常。

  「嘉嘉,你不是好闷吗?坐下来倾几句啦,小倩真的是按摩师傅,她同我按摩两个钟,我给五百!」小倩身穿一套连动紧身服装,问道∶「想不想踩背呀!」

  「好,踩背,不过,不要太大力。」小倩站上床,便用双脚轮流踩美莉的背部与臀部,当脚掌到达美莉股沟时,她用五只脚趾头不停地抓她的屁股沟。

  美莉显然有点不自然,她开始扭动腰肢,她终于忍不住这种挑逗,说道∶「够了,换一个位置啦!」

  「你觉得好舒服吗?」

  「是的!但好好难顶呀!」

  「再忍一阵就会更舒服。」小倩的脚趾来回地扫着美莉的双股,又用脚底用力按她的尾龙骨,再用脚趾公在肛门周围旋转。

  「长得顶不住啦!换位啦!」美莉道。

  小倩停了脚,面对嘉嘉说∶「这一招好受用的,我教你啦!你上床,我教你怎样用一对脚按摩到让人舒舒服服。」

  嘉嘉显得很难为惰,摇头说∶「不要啦!我想我都不需要学啦!」

  「傻女人,学来服侍我吗?学来服侍你老公嘛!」美莉道。

  「马田?」

  「你想不想抓紧男人的心,令他贴贴服服呢?」美莉问道。

  「用脚趾挑逗男人!我都识的!」嘉嘉有点不忿气。

  小倩笑笑口对嘉嘉道∶「每个人都识得行路,但是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参加奥运?」

  嘉嘉似有点犹豫,她不能接受用自己的身体去服侍另一个女人。美莉见她一片茫然的目光,便对她笑着说道∶「不如你躺在我旁边,一齐试一试小倩的手势啦!」

  小倩已经下床,她帮嘉嘉脱衣服,并且意图将她最后一条底裤及胸罩也脱去。

  「你做什麽呀!」嘉嘉按着自己身体。

  「帮你脱衣服嘛!你就好似美莉那样趴在床上咯!」

  「我、我自己来吧!。」嘉嘉趴在美莉身边,她的肌肤与爱美莉相巾,感觉有如触电般。小倩坐在嘉嘉屁股上,然后开始用手推磨她的背肌。

  「搽点油会更舒服的。」小倩边说边替她搽油。嘉嘉感觉到小倩双手向下移,身体也向后滑,最后小倩坐在她小腿之上,双手在按摩她双股。

  「手指比脚趾灵活,但没有用脚趾那麽舒服。」小倩道。

  「为什麽呢?」

  「因为脚趾大力一点儿咯、脚根、脚掌、脚趾力度有差别,接触面都不同。」此时,小倩的手指分成两路,左手伸到爱美莉股沟之中,右手则留给嘉嘉。她双手都涂了油,然后,十只指头,像弹钢琴一样,两个股沟有若两个键盘,只见她有时左手用力,右手轻弹,有时又左右手掉转,一鞭弹,一近哼起乐章起来。

  「你哼什麽?」

  「系贝多芬第九交响乐,这一招纲琴按摩法是我想出来的哦,好不好呢?」嘉嘉感觉她的指头时不时会插入自己肛门里面,但由于她手指已经涂油,插入时十分畅顺,并无痛楚感觉。

  一轮按摩之后,美莉说∶「真舒服,我都说过啦!按摩不是男人才懂享受的嘛!」

  小倩道∶「男人要求好多的!大多数都要人体按摩。」

  嘉嘉问道∶「你有同男人做过吗?」

  小倩道∶「做过,男女老幼都做过,我是职业按摩师嘛!」

  美莉道∶「不如你同我们做人体按摩吧!」

  小倩说道∶「好,让你们试一试,我先用乳房帮你们按摩。」

  嘉嘉道∶「用乳房来磨,不太好吧!」

  「傻女人,你老公到外面可能不只用乳房哩!屁股啦,下阴啦,嘴唇啦,什麽器官都用过啦!」

  「马田不会的,他好木独的,担屎都不会偷吃。」美莉已经闭上眼睛,整个背肌享受着小倩双乳的推磨,然后小倩的乳房移到嘉嘉身体上,在她膊头搓了一阵,便一直往下移。当小倩双乳与她双乳相巾时,她感觉下身发痒。

  小倩将身体俯身向下,她的乳房像两个熟透了的木瓜,向下垂低,两粒乳蒂像两滴甘露一样,欲滴未滴,小倩抱看右边乳房,便把它挤进嘉嘉股沟去,并对她说∶「这一招是大赠送的,并不是每个人我都肯做的,今晚就让你享受一下,也好给点意见。」

  乳蒂由尾龙骨一直向屁眼进发,一来一回之后,小倩便用油涂满两边乳房,再重覆这个动作。美莉道∶「怎麽啦!只挂住嘉嘉,不记得我吗?」

  小倩笑着说道∶「你等多一阵,我这一招一定要连续按摩,中途停下来就去不到最高境界。」

  美莉笑着说道∶「最高境界!你当成是做爱吗?」

  小倩道∶「并不一定要男女正常交合才可以进入最高境界呀!」

  嘉嘉感觉到小倩的乳蒂一直塞入自己屁股之内,并旦在里面旋转磨擦,磨了一段时间,她便坐了起来。小倩道∶「可以转身啦!」嘉嘉好似受了催眠一样,很自然地转了身,她双乳初时压在床上,现在朝向天,像一对穿在皮靴里很久的双脚,一旦脱了靴时,便欢天喜地般呼吸新鲜空气。乳晕被压得很红,乳蒂却凸得很高,仿如两座雪山泄了白色,山顶挂着一支国旗。

  小倩竟然毫不客气地用双手按摩她乳房,说道∶「真可怜,压了这麽久,都压扁了。」嘉嘉并无反抗,因为她感觉无比的舒畅,她与小倩四目交投,嘉嘉突然发现她很像女星吴倩莲,于是冲口说道∶「你是吴倩莲,是吗?」

  小倩说道∶「个个都说我似她,你就当我是吴倩莲咯!由大明星服侍你,你应该好满意啦!」小倩用自己乳蒂对正嘉嘉的乳蒂,让它们互相交谈,互相认识,互相接吻。嘉嘉感觉欲火一直在烧,她也伸出手来,抚摸小倩的乳房。小倩挪动身体,让她的乳蒂一直围住嘉嘉乳房转圈,转十来个圈便搽一次油,一直转了百来二百个圈。

  「舒服不舒服呢?你老公就不合懂得这样服侍你吧!是不是呢?」小倩道。

  「他呀!他只知道睡觉。」

  「你合上眼睛,等我再来一招令你好陶醉的。」小倩道。嘉嘉闭上双眼,期望着更上一层楼。她感觉到小倩的乳房一直磨、一直向下移,移到她的腰、她的肚、她的下阴。

  「你的毛好滑啊!用那一种护毛素呢?介绍给我呀!」小情问。

  「护毛素?没有哇!天生就就是这样啦!」嘉嘉说道。小倩的乳蒂与嘉嘉阴核互磨了一阵,便开始进入她的阴道。

  「啊!入多一点点行不行呢?」嘉嘉开始不能自控了。

  「乳蒂太小了,只得这麽啦,如果你需要多一点,可以用手指,亦可以用脚趾。你想我用什麽呢?」

  「手指吧!我要插深一点、插入一点!」

  「好!用手指。」小倩正在将手指移到嘉嘉双股时,美莉道∶「手指嘛!她老公都会啦!留给她老公玩这招,你说过你的脚趾好利害,用脚趾啦!」

  小情望住嘉嘉,见她并没有反对,便将油涂上十只脚趾头之上。这一回,她可以同时照顾到美莉及嘉嘉了,美莉屁股向上、嘉嘉双乳向上,两人一反一正,小倩左边踩住美莉的双股、左脚脚掌便轻磨嘉嘉下阴。嘉嘉本来已经到了高潮边缘了,所以,下阴被小倩脚掌搓了几下,她便忍不住,双手抱看自己双乳,为自己抚摸。然后,小倩将脚掌横放在嘉嘉下阴上,便用另一只脚去玩弄爱美莉臀部。

  如是者交替玩弄,所不同者,右脚脚趾是进入嘉嘉下阴内,而左脚脚趾则是进入美莉屁股之内。她的脚趾肉特别丰厚,食趾也特别细长,脚趾公及食趾互相配合着,轮流插入,或者夹着她的耻毛,推一下、挖一下,嘉嘉兴奋得叫床了。她的叫床,是完完全全出自生理的需要,彷佛若不叫出来,便会有一把火要烧破自巳喉咙似的。

  小倩也说道∶「叫啦!大声叫吧!你越叫得大声我就越落力。」

  美莉见嘉嘉如此陶醉,竟然反转身来,在她耳边说∶「嘉嘉,我也来帮你好吗?」

  嘉嘉巳经失去常性,她迷迷糊糊地说话,也不知是否知道自巳在说些甚麽。「好啊!帮我,你插我、插我啊!」

  嘉嘉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她一会儿大叫,一会儿轻吟,她叫道∶「吻我,我要接吻。」

  美莉抱住她,舌头便吐入她口中。此时,小倩已经不再是一个按摩师的脚色了,她也抱看爱美莉的身体,用舌头逐寸逐寸地舔食。嘉嘉发狂般与她们热吻,她甚至把舌头轮流伸入小倩舆爱美莉的阴部。

  这时的床上,就似一张春宫图画一样,三个绝色佳人,在表演着不同的姿式。相信如果被任何男人见到都会动心、任何男人见到都会陶醉。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三个女人都得到了高潮,然后,嘉嘉悄悄地回到自己的房间睡觉。

  第二天,旅行团到爱琴海上美丽的小岛游览,岛上风和日丽,每个团友都穿着简便的服装。小倩穿了一条短裤,露出修长雪白的玉腿,马田望了一望便似犯了罪般把眼移开。他可以控制自己只眼移开不看,但却无法控制自己的小鸭子不胀大,小鸭子把短裤前端顶起,今他十分尴尬,嘉嘉见到,用拳头用力把他一捶,问道∶「是那一个令你勃起的,快讲!」

  马田道∶「没有呀!」

  嘉嘉道∶「你死啦!刚刚和你结婚,你就想住其他女人。」

  马田人急智生,砌词道∶「我想起昨晚你帮我吹那个时的情景嘛!」

  嘉嘉踩他一下,对他一笑,便进入一间纪念品店选购东西。女人就是如此轻信谎言的动物。马田没有跟着她进去,他趁这个机会,多看了小倩几眼,小倩走到他跟前,悄悄地对他说∶「王先生,昨晚为什麽不找我呀?」

  马田道∶「我、我要陪老婆嘛!」

  小情道∶「是吗?今晚怎样呀?半夜十二点,我等你。」小倩做了个鬼马的眼色。马田没有答她,他见到小倩一对胸脯似在对他说话,一对棕色的乳尖若隐若现,就如会说话似的。

  小倩似乎看穿了他的心,她把太阳眼镜脱下,挂在胸前,让外衣堕得更低,趐胸露出更多,再轻轻地在他身边说∶「你试过人体按摩吗?」马田知道再停在这里,一定经不起她的引诱,于是他掉头就走,回到老婆身边。

  这一晚,马田心中十分矛盾,他明知小倩是个风尘女子,但又很想一试这一块鲜嫩的天鹅肉。他开始部署一切,一入房便抱着肚子喊肚痛。嘉嘉不虞有诈,便扶他上床休息,当然,一切性事停止一日。半夜十二点,马田偷偷爬起床,走进小倩房间。

  小倩没有把门锁上,自已躺在床上,见到马田进来,便笑着对他说∶「我知你一定会来的。」

「废话少讲,你收多少钱一个晚上。」

  「真爽快,看你玩什麽啦!介绍你玩SM吧!好刺激哦!」

  马田从未玩过SM,但他从报章,杂志、影片中得知SM的刺激,都一直未有机会一试,于是问道∶「玩SM多少钱?」

  「你虐待我呢就六千,我虐待你就三千。」马田一口答应,说道∶「好,试试你虐待我吧!」

  「你不怕吗?我会当你系一只狗,一只猪,或者一只马,而我就是你的主人。」

  「我不怕,能够让一个这麽漂亮的女主人虐待,我受任何痛苦都甘心的。」

  「真的不后悔吗?」

  马田好肯定地点了点头。小倩对他一笑,就拉开盖在自己身上的冷气被。马田的眼前一亮,原来小倩是赤着身子,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

  她走到行李箱旁边,拿了一条黑皮鞭及一条黑色鱼网丝袜出来,再走到马田身边,替他脱去衣服。马田露出那半硬半软、只得两寸多的东西,小倩吃吃地笑道∶「你还未发育好哩!你有什麽资格结婚呀!」

然后,小倩将丝袜丢在地下,对马田道∶「帮我穿丝袜,不准用手,要用口,好像小狗一样。」马田跪在地下,丝袜就放在小倩双脚旁边。他见到小倩白净的脚背与及凹凸分明的脚跟,即时便有一股热气向他下体积聚。他伸出一只手去摸这对滑溜无比的双脚,由脚肚一直向下模。小倩严厉地对他说∶「不准放肆,我命令你立刻放手。」

  马田情欲高涨,当然不听她的命令,他不只没有放手,还双手捧住小倩其中一只脚掌,然后俯身下去,用嘴唇去吻。

  小倩道∶「你不听话我就踩死你。」她把脚一拉,然后用力踩住马田的手指,马田越想缩手,她便踩得越实。

  「怎麽样呀!还敢不敢不听我的话呀?」小倩说。

  「主人,我不敢啦!求你脚下留情吧!」马田哀求道。

  小倩把脚儿搁置在马田肩上,说道∶「帮我穿丝袜啦!」

  马田用口为小倩穿者丝袜,当他鼻于巾到小倩趾隙时,他便借意停留,轻轻地用鼻尖磨擦她幼长雪白的玉趾。有时,他甚至会将舌头伸出来,轻舔小倩的脚趾头。

  小倩对他并不客气,稍不顺意,便挥动皮鞭打他,皮鞭在马田身上此起彼落,他都因此而更加冲动,兴当小倩穿上黑色鱼网丝袜之后,她便对马田说∶「我们玩斗牛,你做牛、我做斗牛勇士。」她用一个布袋套上马田的头,再在他颈部用绳绑好,自己就拿了一条浴巾,加上一支小电筒,便开始斗牛游戏。

  马田被套了黑布袋,甚麽也看不见,他在地上乱爬。小倩有时会用电筒照他,让他辨别方向。马田见到电筒光线,就似狂牛见到红布一样,发狂的向前冲。

  他们玩的时候,在另一方面,马田的妻子嘉嘉都在此时因为发了一个恶梦而醒了。嘉嘉见马田不在自己身边,觉得很奇怪,便打开房门,到外面去找。当她步过美莉的房问时,内心便有一股莫明的冲动。她轻轻抚摸自己双乳,禁不住内心情欲的驱策,便轻敲房门。

  美莉开了门,把她带了入房,说道∶「怎麽啦!你老公又冷落娇妻吗?」

  嘉嘉哭了,扑进美莉的怀里,哭诉道∶「我好想要啊!你可以再帮我吗?」

  美莉轻轻拍打嘉嘉肩膊说道∶「傻女人,当然可以啦,你等一等,我把小倩也叫过来。三个人一起玩,更有趣。」

  嘉嘉已经急不及待地将美莉的睡袍半脱,轻轻地把弄着她的乳头。美莉在电话中讲了好一会儿,便对嘉嘉说∶「你想不想玩一个更刺激的游戏!」

  「什麽游戏呀!」

  「我带你过去小倩那里,那儿有一个男人,他好喜欢女人虐待的,你可以打他、鞭他、踢他、骑他,总之什麽都可以。」

  「我怕!」

  「不用怕,我也同你一齐玩呀!你先吞一粒药丸壮壮胆吧!」

  嘉嘉将爱美莉手中的迷幻药丸吞下,便跟她走了。入到小倩房中,只见小倩还在用浴巾作斗牛的动作,小倩见她们进来,便说∶「你们过来帮手,这只牛太笨了,功作好慢,都不好玩,快帮我打他几鞭。」

  美莉接过皮鞭,便狠狠地打在马田身上,马田身子一痛,果然生龙活虎起来,就像一只受了伤的公牛,横冲直撞。

  美莉把皮鞭交给了嘉嘉,嘉嘉从未玩过这种游戏,但她刚才吃的一粒药丸,今她神智开始不清,人飘飘然像飞在半空中似的,她拿了皮鞭,也用力打在马田身上,一点也不留情。

  马田疽狂起来了,他不断巾撞,并企图去抓打他的人,终于他抓到嘉嘉双脚。他抱着嘉嘉一只脚,便疯狂地抚摸,无论嘉嘉如何反抗,也无法将他挣脱。

  小倩见到,便说∶「暂停!我们玩另一个游戏。现在我们这里有三个美女,你就轮流用手去换我们身体,摸乳房啦,摸腰啦,摸双腿啦、摸下阴啦、摸屁股啦!然后再逐一比较,看看那个最高分。记住,我系A小姐,第二个系B小姐,第三个系C小姐,我问你,你就告诉我知道那一个最好,明白不明白?」小倩用脚踢一踢马田的头。

  马田点了点头,他蒙了黑布装,甚麽也看不见,首先模一摸A小姐的胸,觉得结结实实,圆浑好肉。再摸B小姐,再摸C小姐,这个乳房比A小姐小,比B小姐大,圆浑兼有弹力,实在是乳房之中的极品。他品尝一番之后,便举起拇指,示意C小姐第一。如是者,再抚摸下阴,三位小姐的阴毛分别被马田来来回回地抚摸着,他甚至比较她们的阴唇,再将手指分别插入三位小姐的下阴内。结果,又是C小姐胜出,再下来是抚摸她们的屁股,抚摸脚掌,全部都是C小姐胜出。

  马田当然不知道C小姐便是自己老婆嘉嘉,嘉嘉也不知道这个蒙头的男人便是自己丈夫。此时,嘉嘉药性发作,已经失去常性,她一手扯看马田的阴毛便用力一扯。这一扯真非同小可,马田痛得发了狂,他像一只疯犬般,抓看嘉嘉双脚,一口便咬住她的脚趾不放。他咬得很用力,无论如何踢他,打他,他也不肯把脚趾吐出来。

  小倩和美莉也急起来了,她们不知所措,小倩连忙说道∶「你快放开,我们还有更精彩的游戏。」

  马田这才放开嘉嘉的脚趾,接着自然是三个女人轮流和马田做爱,小倩带头,不用避孕套就把她的阴户套上男人的阳具,并让他在她阴道里射精。美莉也接着依法泡制。

  马田被小倩喂过药,所以状态特别好,一箭双雕之后,不用休息已经又和嘉嘉插上了。不过,这时的嘉嘉虽然吃过药,还记得带套才和男人交媾。马田累得晕过去了,美莉示意小倩安排一切,她不想嘉嘉知道那个男人便是马田,于是美莉先把嘉嘉带到咖啡室去,再由小倩把马田救醒送回房间。

  第二天,马田和嘉嘉像发了一场梦似的,他们都害怕对方知道昨夜发生的丑事,所以都闪闪缩缩。之后的连续几天,嘉嘉都推说大姨妈到,不便做爱,马田身上好多的鞭痕,也不想给嘉嘉看到,自然乐得如此。

  行程终于结束了,这几日来,美莉及小倩不断向团中的团友下手,大部份人都已知道她们的特殊的身份,但大家都没有提起。

  回到香港的第一个晚上,嘉嘉睡在床上,滴着眼泪,马田问∶「甚麽事?」

  「人家渡蜜月,每晚都恩爱缠绵,我同你呢?就像挂名夫妻!」嘉嘉哭诉着。

  「傻女人,老公和你亲亲小嘴,亲亲颈儿,亲亲奶子、亲亲玉手、亲亲脚儿。」他们抱在一起,开始脱去衣服,互相亲吻,嘉嘉的乳房仍是那麽迷人,她的阴毛仍是那麽幼滑,她的臀部仍是那麽丰满,马田闭上眼睛,逐一去品尝,直至他吸啜嘉嘉的脚趾时,嘉嘉猛然跳起。

  「哟,好痛啊!」

  「你的脚趾怎样啦!」

  「没有呀!给一只狂牛咬伤了!」嘉嘉随口说道,没想过后果。马田似有所悟,他马上开了电灯,检查一遍。

  「你,你玩斗牛!」他试探着说。

  「你、你身上那来这些伤痕?」

  他们已经知道发生了甚麽事,嘉嘉十分伤心,哭了整整一晚。

  「你去找小倩,新婚老婆都不理!」「嘉嘉道。

  「你呢?你也不知那个人就是我呀!」你竟然给绿帽我戴,马田反驳。跟着的一个小时,他们都在冷战。然后,由嘉嘉先开口了。她说道∶「你还记得你那天晚上样样都是评C小姐最好。」

  「记得,那又怎麽样?」

  「那你知道C小姐到底是谁呢?」

  「那时我以为是小倩,现在知道是你了。」

  「你别净给小倩迷死了,念着你心底里还是认为我最好,而我也的确有错。我就咽下亲眼见到你和她们性交的怨气。你认为怎样呢?」

  马田也说道∶「老婆,那事归根到底还是我不好,我们就当发了一场梦吧!」嘉嘉扑到老公怀里,俩人终于灵肉合一地抱在一起了。

  三年之后,马田在街上巾到小倩,小倩仍是那麽迷人,她悄悄问马田∶「怎麽啦!你老婆近来好吗?」

  (全文完)


本贴最早由:奇米影视 奇米 奇米网 俺也去 奇米影院 奇米影视四色 奇米影视777 奇米色 -- www.185www.com编辑,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分享给你的朋友!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奇米影视 奇米 奇米网 俺也去 奇米影院 奇米影视四色 奇米影视777 奇米色] 版权所有 © 2015-2018[广告合作:12aaguanggao@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