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态夫妻】第五章



萱紧紧的抱着自己的肥臀,那双白嫩的长腿往两边无力的张开着,随着我一上一下的抽送而来回摆动着,中间则是洞门大开,我几乎整个人都骑了上去,原本只是坐在马桶上的萱直接被我压的整个肥臀都陷在了里面。  “骚蹄子,你就是欠插!”我大吼一声,使出了浑身气力,双手一把抓住她那颤抖着的脚裸,有了支撑点,我开始毫无保留的大力冲刺!  可能没有想到我会突然干的这么猛,萱在措手不及下夸张的浪叫了两声后赶紧自己用双手捂住了嘴巴,噼噼啪啪撞击马桶的声音,仿佛是在还击刚才的撞门声一样,滑腻的肉洞不断的溢出淫汁,混着刚才的精液把她大腿那一块流的一塌糊涂,偏偏在这时候,门外放着的A 片似乎结束了,我几乎都能听到一丝炒菜的声音。  萱显然知道自己浪叫起来的声音会有多大,使劲的捂着自己的小嘴,但还是不争气的发出了呜呜的呻吟声,看着她在我胯下那副忍无可忍的狼狈模样,我却出奇的兴奋,开始时快时慢的调戏她,当她看见我慢慢插送,开始逐渐松开双手时,我便猛的一顿狂操,瞬间就搞的萱差点浪叫出来,只能继续死死的捂住嘴巴,连续两个来回,萱已经一塌糊涂了。  面对如此光景,我如飘在云端,一股将萱完全征服的感觉油然升起,操的更加得心应手,仿佛身下这个任由我狂操的女人已经不是我朝思暮想,在床上花样百出,屡屡压制着我的萱,而仅仅是一个逢场作戏,被我轻易搞上床的骚货!  想到这,我越战越猛,就像这两年里干那些不知所谓的小丫头一样,予取予求,想深就深,想浅就浅,想停就停,只是可怜了身下的萱,完全随着我的动作而动作,我快她就只能急促的呻吟,我慢她也只能跟着慢慢喘息。  我这一插接近插了十分钟,但萱已经狼狈不堪了,眯着双眼无力的呻吟,大开着的羞处任我肆意淫虐,原来这个骚货收拾起来也没那么难嘛,虽然骚洞被不少人光顾过,甚至像黑皮那样的巨根更是插过了不知多少次,但她毕竟只是个小骚蹄子,也许……她并不比我认识的那些小丫头就强多少,像依依,平时清纯靓丽小鸟依人的,上了床才知道这根本就是个浪货,被我甩掉之后我才听说,原来这个一直以乖乖女形象示人的小浪货,早在和我认识之前就连3P都玩过了,而且还是正宗3P,屁眼都让人干了!  而眼前的萱,除去和我之间的一系列渊源,可能也就和依依这类半斤八两吧,说实话,光看脸蛋,依依还强出不少呢!那么,我能随心所欲的操爽依依,凭什么就对付不了萱这种浪蹄子?关键还是心态,因为我知道,萱和依依有一点最大的区别,那就是我追求萱,萱是我的初恋,结果被她甩了,那是我人生中最脆弱的一段时期,而依依追求我,却被我玩了一遍后踢掉了,那时的我正春风得意。所以在我心目中,依依之类的女人,是拍马也比不上萱!即便她们都是骚货!  趁我放慢速度的瞬间,萱松开双手推了推我的胸口,快速说道:“别插了,他快好了。”  “不行,我还没射进去呢。”我调戏道,看着萱摇着脑袋示意不要的模样,我觉得心头都快燃烧起来了。  “让我出去下,我把他支走。”萱几乎是带着求饶的口吻说道。  我考虑了几秒钟,缓缓的拔出了肉棒,看着萱如释重负的模样,我在龟头即将抽出时,用尽浑身力气狠狠的又捅了进去。  “啊!!!呜……”萱夸张的大叫了一声,还好被我一把捂住,不至于太过夸张,我得意的邪笑道,这才将肉棒慢慢抽了出来,直到完全离开她的身子,萱才放松了一下,双手搂着自己的双腿,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仿佛被人轮奸了一样。  “乖乖把你男朋友支走,小骚货。”我坏笑了一声,老实说,我一般很少用这种语气和萱说话,这种口气只会在依依那些女人面前说,因为在她们面前,我完全就表现的像个坏男人,和萱一起时,却要绅士的多,这次见面还好些,两年前,我简直就是比绅士还绅士,不过,效果却恰恰相反,难不成,女人都喜欢坏男人?这个问题我一直在想,但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我把萱从马桶上搀扶起来,帮她披上了睡衣。  “你待在里面。”萱整了整身子,婀娜多姿的走了出去,大概几分钟之后,我听到了外面开门以及关门的声音,小妮子真有办法,这么快就把文打发了。我猴急的轻轻推开了大门,只见萱正坐在我之前干她的沙发上,依旧只披着那件睡衣,妩媚的对着我笑了笑,我哪还忍受的住,飞也似的奔了出去。  “不能超过半个小时,我让他去超市买些红酒,来回大概三四十分钟左右。”萱咯咯的笑着。  我异常得意的说道:“怎么那么听话,这么晚还出去?”  “我说我晚上想喝嘛,他一听就兴奋了,撒腿就跑了出去。”  “为什么?”  “因为……”萱调皮的对着我笑道:“我酒后……会乱性嘛。咯咯……某人,两分钟过去了,你不会准备就这么和我闲聊29分钟,然后一分钟交货拍拍屁股走人吧?”  “浪蹄子!你这是自寻死路!把屁股翘起来!”我大喝一声。  “遵命。”萱咯咯的举了举手,一个翻身,肥硕的屁股对着我高高的翘了起来,双手还同时伸到了肥臀上,将淫靡的肉洞轻轻翻开。  “色狼,小骚货已经准备就绪了,开干吧。”萱说完话自己都笑的不亦乐乎。  我已经欲罢不能了!  “啪!”我伸手就在她肥臀上狠狠抽了一下,萱淫荡的呻吟了两声,风骚的扭动了起来,不得了,萱那圆滚滚的大屁股真他妈诱人,明明那么苗条,怎么偏偏就长了个这么丰满的肥臀!  我挺起鸡巴,对着那处依旧湿漉漉的小穴跃跃欲试,已经发亮的龟头率先抵达洞口,沾了些淫汁四处摩擦了几下,我存心挑逗她,滚烫的龟头不停的骚扰她,偏偏就是不进去,没想到却收到了意外的效果,只见萱不满的浪叫了几声,见我还不动手,欲求不满的用右手在自己的肥臀上狠狠的拍打了起来,下手还真不轻,我之前拍的时候还有意留力不少,她到好,啪啪啪啪的,肥臀上眨眼就留下了深深的手印。  “干我。”萱的声音酥麻无比,换了平时,我就毫不犹豫的进去了,可今晚,我好像尝到了甜头,找到了对付这个骚蹄子的办法,那就是忍!只要比她能忍,等会操起来就绝对刺激!  可清脆的拍打声却似乎激发了我潜在的兽欲,我竟升起一种想要狠狠虐待眼前这个骚货的冲动。  “呜……好哥哥,亲哥哥……骚蹄子浪了,操我。”萱淫荡的呻吟起来。  “刚才不是还求饶么?这才一刻钟,又欠干了?”我继续调戏道。  “恩,就是欠干了。”萱到也答的利索,肥臀翘的更高了。  “你是谁啊?又不是我老婆,又不是出来卖的,我干嘛要操你啊。”我索性继续调戏道。  “奥……”萱无奈的浪叫一声,配合道:“色狼,你看错了,其实我就是出来卖的,只是我比较会装,别人看不出来嘛。”  “哦……你是……婊子啊!”我发现我的声音都在颤抖,两年前那个让我要死要活的女人,现在居然在我身前自称卖肉的婊子,怎一爽字了得。  “对啊对啊,我就是婊子,你来嫖我啊。”萱使劲的扭着屁股,不停的勾引着我的进入,可我偏偏镇定自如,有心玩弄她。  “我没什么钱,怎么嫖你啊。”  “嗯哼……五块钱都没呀?”萱的肥臀还在不断的扭动,但洞口的淫汁却明显增多了,看来这光说说话,浪蹄子也有了感觉,而且……似乎还挺强烈的。  “这么便宜啊,人家农村出来的中年妇女在路边野鸡店给人打个飞机都要三十块钱,你这样风骚的小妞给人操只要五块钱啊?”  “恩……那你操不操嘛,我是婊子,五块钱让你操到不想操为止好不好?”萱也开始毫不忌讳。  面对这样的骚货,我开始渐渐控制不住自己了,硕大的龟头缓缓的挤开阴唇,但只进入大概三分之一的时候我又再度抽回,这样来回反复,萱已经开始咿咿呀呀的叫床了,当我再次挤进去少许时,丰满的肥臀忽的往后一挺,整个鸡巴被她彻底吞了进去。  可能是劲使大了,爽的萱整个人嘣了一下。  “嫖客,婊子这就给你五块钱的服务哦。”萱回头风骚的望了我一眼,香舌淫荡的舔了舔嘴唇,舞起她那性感的大肥臀,啪啪,啪啪的前后抽送起来。我就这么分开腿在她后面站着,几乎是一动不动,挺着那根已经坚持了好久的肉棒,享受着萱那淫荡的肥臀。  我早就说过,萱的肥臀摇起来真是要命,骑在我身上时如此,此刻趴在沙发上摇晃亦是如此,不但前后死命的抽送,一杆到底后还时不时左右摇摆起来,紧接着又是上下左右的摇,中途还配合的自己用右手拍打自己的肥臀,完全把我的欲望勾引了起来,怎一淫荡了得!  大概就几分钟的时间吧,我被她摇的受不了了,一把抓住她伸在后面的双手,就这么拉着她,下身缓缓进出了几下,萱这鬼机灵猜到了我的用意,也配合的慢慢扭动,我知道萱子在床上比依依那种女人强在哪了,这浪蹄子太能了解男人的心思,简直就是最爽的炮友!  我深呼一口气:“骚货,我要给你一个难忘的高潮,然后用精液灌满你的子宫!”  “来吧……奥……我已经受不了了,色狼,给我……全给我,把我肚子搞大吧。”一听到把肚子搞大这种话,我马不停蹄的一杆到底,连给萱一个满足的呻吟的机会都没有,只听她尖叫一声,我的鸡巴已经狠狠的操了她三四次,毫不停歇的肆虐着她的淫肉。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我几乎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对着萱的粉嫩狂轰乱炸,就像刚才文对萱干的那样,杆杆到底,我也记不清操了多少下,只知道两人忘情的嘶叫着,身前的骚货全身抖的厉害,淫汁哗哗的往外流,我知道她高潮了,被我实打实的干出高潮了,同时,我也到了极限!  “我要射了,婊子!我要射了,接着……浪蹄子,接着我的种子!”我大吼道。  “射死我……亲老公……把婊子的子宫灌满,不能……啊……不能浪费那五块钱啊……五块钱……五块钱就能把婊子的肚子搞大!!!”  “浪!叫你浪!我射死你,给我大肚子吧!!!!”我疯狂的吼叫一声,白花花的精液滚滚的朝萱的花心喷去。内心呼喊到:我终于彻底占有她了!  疯狂过后,我看了下时间,只过去了二十分钟,文应该没这么快回来。抱着萱,我们就像情侣般彼此搂着。  “要不……”我轻声说道:“要不我就将就下娶你算了。”  “什么叫将就,什么叫将就。”萱撅着嘴不依的嘟囔道。  “这还不叫将就啊,你自己说说。”我一把将萱反抱到大腿上,双手一用力就张开了她的双腿,大腿内侧真是一塌糊涂,我用手指在上面摸了几下,沾了一手:“这个地方被多少人光顾过?五个手指数的过来吗?这还不将就啊。”  我心里默念了几个人的名字,发现好像还不止:“不对,应该是十个手指数的过来吗?”  “讨厌,我数数。”萱真的伸出两只手,小嘴念叨道:“秦武,大眼,黑皮,马涛,狼首,王新,你,小文,哎哟,不数了。”  萱咯咯的舞动着小手撒娇道。我原本只是一句戏话,没想到还真套出这么多连襟。  “马涛也把你上了?你和他交往的时候不是没让他占便宜吗?还有王新,那小子什么时候把到你的?”马涛和王新都是我那时一个宿舍的同学,如果说马涛这个帅哥把萱搞上手还情有可原,毕竟两人交往过一段时间,那么王新这个搓男也和她有一腿,这就好比当年黑皮拿下萱那样,让我目瞪口呆了。  “想知道呀?这么快就想探探你未来老婆的底啦?咯咯咯咯。”萱浪笑道。  “快说,骚蹄子。”我竟有些兴奋,昔日同宿舍一共六个人,居然连我在内有四个都和萱有一腿,真是让我大跌眼镜。  “马涛这个人坏坏的,跟我交往的时候就没安好心,只是……那时候其实我有男朋友,就是学生会的那个秦武,我们是秘密恋情哦,不过他和你以前一样,小家子气,管的我死死的,要不然啊,我说不定早和马涛大帅哥好上了,咯咯。”  怪不得秦武这名字听着耳熟,原来是那时候学校的学生会副主席,妈的,原来这骚蹄子那时候就脚踏两只船了!  “那后来人家都把你甩了,你怎么还倒贴人家。”  “我们那是和平分手好不,不过那事还是让秦武知道了,就也散了,那时候老伤心了,黑皮就来追我,后来你都知道的,有阵子他不是老把我往你们宿舍领嘛,你们一个个还看着我和黑皮打飞机呢,结果一天你们都不在,就被他霸王硬上弓了。”萱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我,俏脸微红。  “我呸,还霸王硬上弓!搞不好还是你个浪蹄子勾引人家呢”  “我推他,只是人家小女子一个,推不动嘛,那次还真是被他强上的,谁让我可怜没人疼呢,一个缺爱的小女人可是很容易被帅哥勾走的哦。”萱咯咯的浪笑着。没想到黑皮在那时候就已经被这骚蹄子戴过绿帽了。  “那王新这个搓男呢,你的口味真的有问题诶,黑皮也就算了,王新也能操上你,你是婊子啊!”我瞪着眼睛看着眼前这个让我又爱又恨的女人,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说明你未来老婆有魅力呀,咯咯咯……”萱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在我脸上亲了一口,我竟一下没了怒气,仿佛在说一些无关紧要的情趣话似的。  “快说说,你怎么就和那个搓B 也能擦出爱情的火花?”我催促道。  “瞧你那样子,我和别的男人上床你就那么开心呀。”  想来也真是可笑,但我的确被萱的这些风骚事搞的心痒痒的。  “和那个王新其实就做过一次。”萱笑嘻嘻的说着。  “等等。”我打断了萱的说话:“言下之意,你和马涛不止搞了一次?”  “诶哟,又说漏嘴了。”萱吐了吐舌头:“那个坏家伙,好不容易得手了,哪肯放过我哟。”  怎么这些话从萱的小嘴里说出来,我总是那么亢奋呢?我狠狠的在你她肥臀上捏了一把。  “也就刚毕业那会吧,有一次和你吵架,心情很差,一个人在外面吃东西,正巧碰上王新,也算老相识了,他要请我吃饭,我就答应了呗,不吃白不吃嘛,两人就喝了点酒,后来也不知怎么的,越聊越色情,再后来,就是开了个房,嘿咻了一次,事后也就没了联系,咯咯,一夜情哦。”萱风骚的浪笑道。  “骚蹄子!我看你今天是准备再挨一顿插了。”我的鸡巴听着听着,又有些反应了,真是奇迹。  “不说了,他快回来了,怎么办?”萱问道。  “你想留他过夜吗?”  “我想留他的大鸡吧,然后跟你过夜。”  “别捣蛋了。”我刮了刮萱的小鼻子:“我在这不方便,你和他说说清楚吧。”  “你真要娶我?”萱忽然一本正经的问道。  “娶了你这个骚蹄子,以后不知道还要戴多少顶绿帽子!”我开玩笑的说道。  “那刚才你不也很兴奋嘛,变态。”  “一个变态男人娶一个变态女人,不正好凑一对变态夫妻嘛。”  萱一把搂住我的脖子:“不许耍我,这边我会处理的,不过,今晚我要留他过夜。”  “为什么?”我问道。  “要和他分手了,还没试过被他一夜五次的滋味呢,咯咯咯咯,今晚你的小萱萱要被他折腾死喽,万一等会我被他的大鸡吧征服,就当我们刚才什么都没说,不许怪我哦,咯咯。”萱骚骚一边说着,一边替我拿衣服。  “你这个骚蹄子,我真是被你一口吃死了!”我穿上衣服,匆匆的下楼,但不知怎么的,想到萱今晚要被文的大鸡吧任意修理,我的下身已经一柱擎天了!  天色已晚,我却久久不能入睡,刚才那样,算是互送钟情了么?天底下恐怕没有哪对情侣是这般结合的吧,更何况,现在她可能正在另一个男人胯下娇喘嘘嘘,以文的本钱,收拾掉萱这样的浪蹄子应该是绰绰有余吧,在那根大鸡吧的狂轰乱炸下,天知道萱会骚成什么样,而且还是整整一晚上,那具粉嫩多汁的小身子会不会彻底被文征服?这个骚货,什么时候都表现的那么浪,可偏偏我却对这样一个小骚货情有独钟!如果撇开两年前的那段交往,直接从这次相遇开始相识,故事,又会如何发展下去呢?  出乎我的预料,不到两个小时,萱的电话来了。  “来接我,在XX桥下。”听到伊人的声音,我撒腿飞奔到车库,驱车就赶了过去。  在约定的地方我见到了萱,一个人蹲在桥边,披肩的长发随风飘扬,全身竟依旧只穿着之前的那件睡衣!虽然是秋天,但半夜的温度还是很低的,只见伊人双手搂着胳膊,冷的瑟瑟发抖,看的我心中戚戚,一股莫名的占有欲油然升起,下车就冲了上去,萱同时站了起来,被我一把搂在了怀里。  只觉她全身冰凉,香肩还在不住抖动,把头依在我的怀里低声啜泣了起来。  “怎么搞的?”我心急如焚。  看到我担惊的样子,萱就这么靠着看着我,擦了擦眼泪道:“我不是在这么,带我回家。”  听到回家两字,我的心如春风般滋润起来,一把拦腰将她抱进车中,借着车里的灯光,我看到萱的右边脸颊有五道深深的手掌印,文打她了!  “他!”我气急败坏的嘣了起来,第二个字还没说出,嘴巴就被萱的小手掌轻轻捂住。  “本来就是我对不起他。”萱收起了调皮的神态。  “他敢打你,操!”我依旧控制不住心中的愤慨,你可以操她干她,随你喜欢,毕竟萱还是你的女朋友,但你敢打她,就别怪我不客气!  “好啦,瞧你气的,不就是扇了我一下嘛。”萱咯咯的笑了起来,不管遇到什么事,她总能一笑而过。  “他还打你哪了吗?”我绷着张脸问道。  “恩……”萱歪着脑袋想了一想:“打了,而且打的可凶了,都快皮开肉绽了。”  “哪里?”我急忙问道。  谁知萱可爱的转了转身子,翘了翘屁股,用右手在圆滚滚的肥臀上轻轻拍了几下道:“这里,咯咯咯……”  亏她还笑的出来,但我内心的阴霾瞬间就被她的调皮给化解了,她还真是我肚里的蛔虫。  “你个浪蹄子,一会哭一会笑,回家看我怎么收拾你。”  “文也挺可怜的,是我对不起他。”我怔怔的望着我:“就像以前对不起你一样,别找他麻烦好吗?刚毕业,有份好工作来之不易,还要靠着长大成人,成家立业呢。”  我坐在驾驶座上考虑了好久:“那就……回家!”  踩动引擎,车子往回家的路上飞奔而去。  “里面什么都没穿就跑到外面,你不怕被人轮奸?”刚才抱着萱的时候我就知道她里面一丝不挂。  “不怕,你会保护我!。”  “我啊……只会等别人轮完你之后再上去参一脚,鬼高兴护着你个骚蹄子,有什么好处。”在萱的渲染下,我的心情顿时好了很多,难得,一般在工作上遇到不顺心的事,我都会压抑很久,但不知为什么,在萱面前,一切都那么自然而然就好了。  “好处大大的。”萱唰的一下掀开睡衣,那对硕大的肉球一下子晃了出来:“大不?”  我咽了咽口水,吞吞吐吐的说道:“大……大!”  “那就对了,给你那么大好处,以后我就交给你了,你要不?”萱挑逗道。  我傻傻的点着头:“要!”  “那就再给你点甜头,别说我吝啬。”萱刚说完,就把身子钻到了我的胯下,熟练的拉开拉链,将我那根滚烫的肉棍一把掏了出来。  “恢复的还挺快,小鸡鸡,刚才是不是一边想着我被别人的大鸡吧修理,一边在家里敬礼啊?”萱调皮的自言自语,我暗骂一声骚蹄子,就感到一张火热的小嘴含了上来,湿润的香舌灵巧的舔着马眼,瞬间就让我欲火焚身。  萱索性从副驾上趴下来,跪蹲在中间,双手捧着自己那对丰满的肉球,将我硬邦邦的肉棒一下包裹了起来,软绵绵的触感让我欲罢不能,这骚蹄子真是有数不清的新鲜活,以后跟她结婚,不知道这小妖精还能折腾出多少花样来。  肉棍被两个肉球摩擦的越来越粗,龟头也被她的小嘴伺候的舒爽无比,一兴奋,我伸出右手摸上了她翘起的肥臀,这个地方真是怎么摸都摸不厌。  “诶哟,讨厌,乖乖开你的车,别撞了。”萱变舔边说。  “这么晚了,路上没人,放心!翘搞点,我够不着。”我急色的说道。  “就不翘。”萱扭了扭身子道。  “啪……”我轻轻在她肥臀上拍了一下,换来阵阵娇喘,很快,丰满的肥臀就高高翘了起来,我贪婪的就往下摸去,大腿内侧还是湿漉漉的,我伸出一根中指,轻易的挤了进去。  “恩哼……”萱骚骚的叫了起来,这简直就是一种春药,每次听到都让我兴奋不已。  “看看谁先高潮,晚上就谁睡大床。”萱话音刚落,就卖力的吮吸了起来。  “哦哦哦……骚货!那输的怎么办?”  “输的睡地板,开始喽。”香艳的淫戏,在车里就开始了,一路上,在萱的手嘴加上肉球的共同夹击下,没到家,我就射的一塌糊涂……  原来在我刚离开萱的住处后,文就回来了,两人喝了些酒,萱本来准备早点和他说清楚,可文却根本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不等萱开口,就把她抱上了床。  用萱的话说就是,当文的大鸡吧插进来以后,她就爽的神魂颠倒了,明知道等会即将摊牌,但依旧经不住欲望的袭击,在文的身下摆弄了一个又一个淫荡的姿势,半个多小时的战斗,爽的萱都差点虚脱了。  但该来的终归要来,可能对文有些残忍,明明几分钟之前还在他胯下亲哥哥亲老公乱叫的萱,怎么就突然会提出分手呢?  既然做了坏人,就一坏到底吧,萱大方的承认她勾引了我,现在正在交往,听到这一切的文疯了似的扇了萱一巴掌。  萱披上睡衣就走了,出门她就哭了,不是因为脸颊上的手印,而是因为她又伤害了一个男人,一个和两年前的我如出一辙的男人!  折腾了一晚上的萱,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把我臭骂了一顿,几天没来,怎么又成猪圈了?住在这我就成母猪了!双手叉腰,死丫头像个母老虎似的  我说你不是母猪,你是母狗,结果被她追着满房间跑,两人就像初入爱河的情侣般尽情打闹,直到邻居忍无可忍过来敲门为止。  萱调皮的吐了吐舌头,麻利的开始收拾房间,扫地,拖地,拖完再用布擦,连我从来没指望过能搞干净的衣橱都被她收拾的干干净净,看她满头大汗的样子,我也跟着一起帮忙,结果被她又臭骂了一顿:自己家的东西都不知道摆哪,死一边去!  骚蹄子开始当家作主人了,不过,我的心头暖洋洋的,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发自内心的!  一直弄到四五点,用萱的话就是收拾了个五成五,能将就睡觉,不过她忙成这样居然还记得刚才在车里的打赌,一脚把我踢到了沙发上,自已一个人趴在大床上得瑟起来,不过好景不长,不到半个小时,我就重新把床夺了回来,顺便把她人也一并收下,破天荒的,我精神十足的又操了她一次,算是破纪录的来了个一夜三次,不过做完后累的跟牛一样,萱也好不到哪,依在我怀里沉沉睡去……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没见到文,作为他的主管,我还是硬着头皮打他的电话,可惜已经关机,显然,文对萱已经动了真情,但因为我的出现,他一下子从天堂堕入了地狱,就像当初我亲眼目睹萱被那个技校的学生骑在沙发上浪叫一样,只是不知这次,他要沉沦多久?  没想到的是,当天下午文就出现了,可惜他是来离职的,看着满眼通红,站在我面前一言不发的文,这个昔日我照顾有加的得力助手,全身透着一股凄凉。真是有我的影子,只是不知他又要花多少时间才能恢复过来?  晚上和萱一起去她住的地方搬东西,因为她的房子预租了半年,所以我们只是稍微拿了些衣服鞋子等日常用品,临出门时,在小区围墙外面又看到了文,内心一阵感慨,这条路,始终还要靠你自己走出来!  虽然文只是露了一下脸就躲了起来,但萱还是看到了,撅了撅嘴,什么话都没说。  “我在车里等你。”我轻声说道。  萱就像被我猜中了心事般,耸了耸鼻子:“谁要见他了,下手那么狠。”  “真不见?”我笑了笑。  “那我去啦?我到要问问他,好好的工作干嘛辞了,没出息。”萱把两包衣服往我身上一扔,朝围墙那边走去。  我拎着一个大箱子和四袋子衣服,累死累活的扔到了后备箱里,小妮子究竟有多少衣服!这么多居然只是一半!  靠在车上,我点了根烟,远远的看着两人交谈着,看不出什么异样的气氛,很安静,大概半个小时以后,萱回到了我的车上,没想到小妮子心情还不错。  “教导好了?又一个失足少年被你拯救于水生火热之中啊。”我笑道。  “得意什么,都怪你非要我去哄他,这下好了,得不偿失了吧。”萱神秘兮兮的说道。  “怎么了?”  “他礼拜天的票,要回去了。”萱悠悠的说着。  “然后呢?”我仿佛意识到了什么。  “作为他的前女友外加最最最最喜欢的女人。”萱俏皮的眨了眨眼睛,说道:“他希望周六我能陪他吃个饭。”  “然后呢?”我重复道。  “呸,你是不是很想听我说,吃晚饭再陪他睡一觉啊?”萱瞪了我一下。  “光吃个饭?请给我一个让我信服的理由吧。”我故意大声说道,结果换来萱的一脚狠踢……  那个周六,大清早的,我还懒在床上,萱已经起床了,平时也是如此,整理房间,给那些自从她住过来以后就一起搬过来的花花草草浇浇水,小猫小狗的早餐她也要精心准备,自然,我的早饭自从她来以后就从来没断过,即便我两年都没有早上吃东西的习惯,这么大的房间,直到她的出现,才有了家的氛围。  但我知道,今天她早起还有一个原因,该死的,她真的答应要陪文一起去吃饭!一大早的,就在那化起妆来,我笑她你会情人呢?小妮子哼了一声就继续画她的睫毛了。  “文会不会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我担心道。  “吃个饭能有多出格?你要相信我的眼光,以前甩掉你的时候,你不也没干出什么嘛。”居然拿以前的事来刺激我!  “我呸,就你那眼光?马涛黑皮,还有那技校的啥啥啥你都忘了?哪个不是免费玩你玩到腻了一脚把你踢开?”我反击道。  萱被我刺激的,妆也不化,转身叉腰,蛮横的说:“马涛也就算了,算我发骚自己送上门,活该被他操,黑皮可是因为家里的原因,要不然谁理你呢。”  “鬼知道是什么原因,搞不好是人家遇到正经姑娘,找个借口就把你个骚蹄子甩了。”  “谁不正经了!谁不正经了!”萱气呼呼的嚷嚷着。  早上九点多,萱打扮的漂漂亮亮,或者说穿的风骚妖冶般出门了!一件淡黄色的小披肩,根本遮不住她里面的红色小内衣,薄薄的小内衣就更加包不住她胸前那对波涛汹涌的肉球了,事业线露出了起码一半!下面的包臀小短裙就更让我流鼻血了,不但露出一小截雪白的粉腿,丰满的肥臀也被它包裹的曲线分明。  但最令我砰然心动的还是那条大眼网状黑袜,操!配上红色的高跟鞋,简直就是一副准备挨操的打扮!  “如果晚上8 点以后我还没回来,就不要等我了,自己睡吧。”萱骚骚的笑着,拎着个小包,就出门了。  按照之前说好的,萱每隔1 个小时就给我发个短信,汇报下情况,喝咖啡,逛街,看电影,一个上午下来,还挺像对情侣的,中午我随便吃了点东西,小睡了一会,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一点半了,打开手机,却没收到短信,本想打个电话过去,可萱这个骚蹄子答应我一个小时汇报一次时,也提了个要求,那就是我今天不能主动联系她,死丫头鬼点子就是多,现在好了,短信也不来,搞的我心痒痒的!  一直到两点多的时候,短信来了。  “我被他要了一次,西西,又给老公不争气了,不过下午我一定守身如玉,争取5 点前凯旋而归,么么,现在刚出旅店,他要给我去挑礼物。”  小妮子!一个短信瞬间就把我下面搞硬了,不过,也在预料之中,穿成那样出门,别人就是没想法也被她弄的有想法了,再说这浪蹄子说话又特挑逗,文能忍住到反而奇怪了,可怜了我一个人在家,等吧!5 点回来,一定要好好收拾她!  事与愿违,四点多的时候,天空不作美,下起了大雨,骚蹄子又来了条短信:“完了完了,全身都淋湿了,不过他给我买了一整套穿的,准备到旅店去换,可能又要失身了,老公做好心里准备。”  不到半个小时,短信又来了:“刚买的蕾丝小内内又湿了,不能给老公守身了,他去买套子,等会回来争取速战速决,老公等我。”  这骚蹄子今天压根就是去送B 的!一边手淫,我一边粗鲁的骂骂咧咧!也罢,怎么说也是我从他手上抢了女人,所谓夺妻之恨,就再便宜他两次吧!  可惜到了五点,萱依旧没回来,也没收到她的短信,不会出什么意外吧?想来文应该不是那种极端的人,但我还有担心了起来。  六点的时候,萱的短信终于来了:“被他折腾死了,西西,一下忘了时间,冷落老公了,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我可能回不来了,自己打飞机吧!”  就在我犹豫要不要打电话过去的时候,萱打过来了,一接电话,骚蹄子那震耳欲聋的叫床声就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同时传来的,还有腹部大力撞击肥臀发出的噼啪声……

本贴最早由:奇米影视 奇米 奇米网 俺也去 奇米影院 奇米影视四色 奇米影视777 奇米色 -- www.185www.com编辑,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分享给你的朋友!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奇米影视 奇米 奇米网 俺也去 奇米影院 奇米影视四色 奇米影视777 奇米色] 版权所有 © 2015-2018[广告合作:a2w2com888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