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妻奴】十七



第十七章。  当一个人被绝望熬到濒临崩溃时候会是什么样的状态,这是我以前曾经想过的一个无聊问题,我那时以为到这了步我一定会茶饭不思,夜不能寐,但是让我感到意外的是,即便是我看过了菲儿一次次被人侮辱后难以莫名的那份伤痛,我仍旧在沙发上沉沉的睡去,迎来了第三天的清晨。  习惯这种东西真是可怕,一旦习惯了疼痛,那么伤害便开始变得无所谓起来,人就是这样一种奇怪的动物,所以即便是昨晚在沙发上我隐约的听到菲儿的媚吟声也仍然能够安然入睡。  当然了,这里有大半的功劳是菲儿那一吻带来的抚慰,其实冷静下来想想,我如此之前的出离愤怒和莫大哀伤实际都是完全没有必要的,仅仅是七天,菲儿和小若也只是在这七天里为了我才会听命于周靖平,这一切不过是演戏,对,既然我的人生到现在已经如此戏剧化,我为什么又对台上的表现这样过分介怀呢?  更何况我也相信菲儿和小若是绝对忠诚于我的,死亡,地狱都没有拦阻她们两人对我的眷恋,只不过是凡人的周靖平和她们交合几次就能夺走她们么?倒不如说这里反而显出了我比他人所没有的东西了,再有钱也只不过买到的是她们的肉体,菲儿和小若的灵魂永远是站在我这边的。  总而言之,那一吻让我几乎抛却了两天前的种种忧愁烦恼,尽管看着菲儿被人中出后的失意仍旧不住的涌进心脏,但是我已经决然不再会像前两天那样把这些写在脸上了,周靖平希望看到的就是自己淫虐别人妻子时他人无助的伤痛感,既然如此,我就偏不让他如愿。  只是想到了这点我忽然有了既视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念头似乎在这之前我也曾经有过,到底是什么时候呢?我摇摇脑袋怎么也想不起来,算了,一切随他去吧,我只要熬过剩下的几天就好了,到那个时候,菲儿和小若,还是我的。  大概是昨夜折腾得很晚,又是下午,周靖平才拉着菲儿和小若懒洋洋的在餐桌旁吃饭,正好我肚子也有些饿了,随意的走进去,拉过凳子,喊了一句主人好之后便安稳的坐在餐桌前享用起食物。  周靖平有些诧异地看着我,连带小若给自己削的那块苹果也忘记咬了,有些愣住的看着我,大概她也没想到,我居然会主动喊他一句主人  「陈先生,今天状态不错啊,居然主动打起招呼来了,哈哈哈」  看着周靖平不伦不类的笑声,我也只是随口哼哼了一声便不搭理他,挑着我爱吃的东西,主动让菲儿夹起来递到我眼前  「菲儿,把那个橙子递过来」  菲儿也不知道我今天是怎么了,有些呆呆的把切成一半的橙子送到了我的餐盘前,忽然被我拉过来亲了一下  「呵呵,乖菲儿,真听话」  周靖平看着我的样子似乎傻掉了,前两天我还是一脸苦逼相的看着他拥着美女享受,今天却主动和菲儿如此亲昵,但是他却不能阻止,因为我们的条款上并没有规定菲儿不许和老公亲热,而且除了我也要称呼周靖平主人外,他是无权命令我做任何我不想做的事情的,这一点他十分清楚,根本奈何不了我。  彻底抛弃掉心理包袱的我将条款的中有利于我的部分发挥的极致,用餐过程中,我和菲儿小若惬意的开着玩笑打趣,聊着日常家话,放佛这并不是在侍奉周靖平玩夫妻奴游戏中,而根本就是在自己家一个平静星期日的上午,妻妾三人的安逸消遣而已。  周靖平一脸铁青色,整个用餐时间里几乎一言不发,看着我和妻妾们调笑,他万没有想到我会一夜就变成这个样子,如此主动到让他有些不知所措,完全忘了自己该做什么。预想的自己拥着美女在她们丈夫前狎戏猥亵的那种心理快感再也找不到了,现在的自己,反倒像是一个出冤枉钱的冤大头,在那出钱看人家过日子一样。  我眼角里带着得意瞥向了周靖平,我的主动还击居然让他如此的狼狈,连我自己也没想到会这样顺利,心里带着一点点优越感,却忘记了一个根本事实,性爱的主动权是完全掌握在周靖平手上的,一旦他用这个来无视我的精神胜利法,我还有什么可以遮羞掩饰的呢?  果然,在用餐结束,周靖平开始了自己的反击,将我那份短暂的精神胜利狠狠的踩在了脚下,用娇妻们的肉体来打碎我刚刚构筑的流沙般的「工事」  「呵呵,看来今天大家心情都不错啊,这样也好,我也想有个新玩法,菲奴过来」  看菲儿的表情,好像也不知道周靖平打的什么主意,只能将喷香的身体按照周靖平的命令塞在沙发里,等待着对方下一步的动作。  周靖平得意向我炫耀了一下自己对娇妻的支配力,慢慢解开裤带,毫不避讳的靠近了菲儿。  「菲奴,把嘴张开」  菲儿粉白的脸上冒出一阵羞红,她明白了周靖平的意思,是要她当着自己老公面为别的男人口交服务。  菲儿微微扭捏了一下,不过还是尊崇了周靖平的命令,慢慢张开樱唇,让周靖平的肉棒缓缓插了进去。  娇嫩欲滴的嫩唇吞吐着粗黑的肉棒,菲儿有点不敢看向我,但仍旧努力地张纳其他男人的阳具,周靖平眯着眼睛带着一丝得意的喘息着欲望的发泄,配合着菲儿的动作,缓缓叹出满足于菲儿温润的口舌服务。  抽插了两分钟,周靖平倒并没有惊讶于我的无动于衷,倒不如说早就知道了一般,拍了拍菲儿的俏首抽出肉棒,菲儿眯着狭长的美目,似乎主动沉浸在为周靖平口交的乐趣中,得到了对方停止的命令,似乎还有意献媚一般主动咬吸了几下肉棒的鼓冠区,这才依依不舍得吐出那只上面已经被菲儿裹吸的亮晶晶的粗大巨杵。  「呵呵,菲奴的口交服务越来越好了,要不是今天还有主菜,我还真想好好射满你的小嘴」  菲儿没敢看我,只是抬头朝周靖平笑了一下应付的这种无耻的淫语,不过周靖平要是觉得这句话就能击倒现在的我,那可真是太小看我之前的决心了。  周靖平哼笑了一声没说什么,忽然命令一旁一直沉默的小若道  「呵呵,这几天和菲奴玩得比较多,雅奴是不是寂寞了啊?」  小若咬了咬红唇,偷偷瞄了我一眼观察我的反应,不过在得不到什么答案后,还是缓缓的点点头,勉强敷衍了一下周靖平。  大概对小若不清不楚的态度有些不满,周靖平举着自己的肉棒慢慢靠近小若,这种猥琐的行为要是在其他场合下,不得不说透着一股滑稽愚蠢,但是在此刻,却有着一种非同寻常的淫乱感觉,那种掌控着美女娇妻们一切,无所顾忌的可以在她们丈夫面前攫取她们贞操蹂躏的淫乱。  「雅奴,坐在沙发上,将手臂微微抬起,和肩膀成60度」  周靖平忽然下出了奇怪的命令,小若大眼睛里透着疑惑,不过也只好遵从,在沙发上摆出了个奇怪的姿势,这让我也一阵好奇,周靖平他要干什么呢?  周靖平又露出了那份让我厌恶无比的淫笑,慢慢的走进小若,忽然把住她的雪嫩藕臂,忽然将肉棒直接插入了端坐在沙发上小若的腋下  居然和小若玩腋交?这个可耻的混蛋,对于女人的身体究竟有多么饥渴?似乎每一寸可以淫虐的地方都不肯放过。  周靖平晃动着自己的屁股,带动着肉棒在小若的腋下进进出出,雅若满面羞红,一脸尴尬的带着羞涩一会委屈的看看我,一会哀怨的看看周靖平,但无论如何,就是无法讨论被周靖平用这种不伦不类体位猥亵的命运  「哈哈哈,雅奴,怎么样啊,主人插的你腋下舒服么?」  「……主……主人……好……好痒……腋下……痒痒的……好奇怪……」  小若的话让周靖平脸色有些低沉,自从玩这个游戏以来,小若的奴性远远不如菲儿表现的那么彻底认真,所以周靖平前面两天都只顾着淫辱菲儿,没想到今天第一次攻略小若就遭遇一个小小的挫折,望着小若的负隅顽抗,周靖平大概也能察觉到我在后面一丝丝的嘲弄的神色吧。  不过这份小小的胜利还没有维持超过10秒钟,菲儿便主动探到周靖平的胯下,轻轻用舌尖扫了一下他的臀肉请示到  「呼呼,主人,请问菲奴可以为您舔菊服务么?」  看着菲儿的突然袭击,我一瞬间心理就像被利剑割裂了一样,万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居然替周靖平解围的是我最心爱的菲儿!  听着菲儿的媚声,周靖平几乎笑出了自己刚才得到的全部失意,转过身轻拍了一下菲儿的媚脸,带着在我看来丑陋无比的得意声吩咐道  「哈哈,当然好,还是我的菲奴乖」  得到了周靖平的允许,菲儿旁若无人的直接将自己粉嫩的滑舌全部探出,是在周靖平的菊花口边轻轻舔舐了一圈,而后直接将舌尖部分伸入菊口以里,好不避嫌的为周靖平服务起来  听着周靖平叹出的舒爽,我的一股闷气在肺叶中膨胀,万没想到菲儿会用这种方式来摧毁小若和我之间无言的默契,而且当初在床上我曾经要求过菲儿为我做一次舔菊,不过娇妻以那里脏为由回绝了我,但这一次却主动申请为周靖平服务,菲儿菲儿,我现在越来越搞不懂你了,究竟你那具诱人魅惑的肉体里包括的那颗心脏在想些什么?  投身于淫乱中的三人是无暇去猜我一个旁观者的心思的,菲儿的小嘴几乎完全吻住了周靖平的菊花口,灵巧的嫩舌不断游走在直肠末梢的菊肉上,周靖平不住的小声叹着气,用肉棒在小若的腋下猥琐出入,一只手握住小若的乳房不断把玩,一面是娇妻主动配合的淫乱,一面是美妻被动就范的涩赧,周靖平已经再也不会理睬我的精神战法了,此刻的他用对菲胜利儿小若的肉体占有宣布着自己的胜利。  「主人……腋下……好热……好痒……太奇怪了……」  「哈哈,雅奴……哦……菲奴……舔的不错啊……雅奴……一回想让我射到你的腋下……脸上……还是奶子上啊……」  周靖平没有接下小若的哀怨,反而提出了一道选择难题让小若去选,当然在,和道题不在于答案如何,而是只要小若做出了选择,都将是亲口承认周靖平对自己肉体的掌握而做出对我的反驳,这个可恶的男人,看出小若的反抗力要强一点,所以故意用这方式来击碎我初恋情人最后的那一点矜持,他要彻底的让小若变为自己的奴隶,从肉体到精神上,如同现在的菲儿一样。  「我……我……」  小若张翕着小嘴,不知该如何回答,想必她也知道了这个问题的陷阱之处,不过周景萍显然不会就这么放过她,加紧抽动了几下,又开始了继续逼问  「怎么了,雅奴?不回答主人的问题么?」  带着威逼,小若愈发的熬不过这个关口,雪白的额头不知是被腋下的气氛带动还是被周靖平的气势所迫,慢慢的泌出一丝香汗,又咬紧着嘴唇,做消极的避讳,看着小若习惯性的动作我也只能心头苦笑,到了这步,小若也只是做到这些了吧  菲儿仍旧任劳任怨的在周靖平的菊花口处做着口舌服务,并且慢慢的伸出一只雪手,配合着嫩舌在菊口里舔舐的频率,用滑嫩纤细的手指缓缓捏弄着周靖平的垂在肉棒下的睾丸,加速着他的兴奋。  胯下的刺激让周靖平在小若腋下挺动的频率愈发的快速起来,连那份威逼也渐渐加深了力度,让小若的回旋余地越来越小  「雅奴……哦……快……做选择……快……」  周靖平的眼睛瞪的通红,菊花被菲儿的嫩舌和喷出的火热鼻息烫的将射精的欲望源源不断的顺着脊髓送入脑内,他再也等不及了,肉棒开始跳跳的做着射精的准备,只许小若的最后缴械,他就会用那股浊精肆意的羞辱我的初恋情人。  「我……不知道……」  听着小若最后的抵抗,周靖平忽然狠狠捏住了小若的巨乳骂道  「贱货雅奴……怎么……想违背主人的意志吗,快选!」  被捏住敏感部位的小若粉脸通红,大眼睛凄楚可怜的盯住我,我却无言以对,这个时候我能拿什么来帮助小若呢?  看着我扭过头,小若似乎也彻底死了心,呻吟了一声,终于缓缓做出了选择  「啊……主人……那就请……射在……雅奴的腋下吧……」  周靖平哼了一声没说话,对这个最保守的选择显然露出了不满,不过也没有办法,菲儿在自己菊花口处的动作愈发的狂乱激烈,美舌不断的刺激让他一刻都不认不住了,抽插了十几下,闷哼了一下,周靖平还是把灼热的精液尽情的射在了小若光滑白嫩的腋下。  抖动了几下肉棒,确认精液全都喷放完毕后,周靖平才缓缓抽出肉棒,看着小若皱着柳眉,忍受着腋下带着腥臭味道的黏液横流的不适,而胯下做着服务的菲儿,也适时的收回嫩舌,转而绕到肉棒前,接过那只刚刚喷射完毕的肉棒主动纳入口中,进行扫尾清理工作。  「怎么样?主人的腋交是不是让雅奴很高兴啊?」  「嗯……」  小若只是勉强点点头回答周靖平的提问,腋下全都是那股黏黏糊糊的恶心体液,想必小若现在心里也满是对周靖平的厌烦吧  周靖平又眯起了眼睛,似乎在打着什么鬼主意,不过刚刚射完的他也没有能力继续实施了,只能慢慢抚弄着菲儿的黑长发,似在享受娇妻的服务,又似在为下一处淫乱大戏的开幕做着休憩以积攒力量。  30分钟后。  周靖平搂着菲儿的娇躯休息了好一阵,揉搓着菲儿的巨乳,看着周靖平转个不停的眼睛,我猜这个可恶的开发商又在想着什么新的淫辱娇妻们的鬼点子了。  「菲奴,雅奴,你们两个去床上跪趴好,把屁股尽量翘起来,一个朝东,一个朝西」  小若和菲儿面面相觑,不知道周靖平突然的吩咐里打着什么算盘,不过在菲儿被周靖平狠狠的捏了一下乳球作为催促之后,我的两位美女娇妻还是按照他的吩咐,慢慢爬上床,两个人保持着头部完全相反的方向,摆出了羞人的狗爬姿势。  两个人不经意的臀肉相碰让小若和菲儿都小声的哼吟了一下,欣赏了一小会大美女们的不适,周靖平不理睬在一旁呆立的我,缓缓也上了床,爬上了小若的光滑美背上。  「哦……主……主人……」  背上忽然驮起了重物,小若哼吟了几声,周靖平只是捏了捏垂吊在空中的那对饱满坚挺的乳房,而后命令道  「菲奴,屁股靠近这边一点」  菲儿修长的媚眼里透着一股费解,按照周靖平的吩咐,几乎把美臀都完全靠在了小若的屁股上,大概是陌生的体温让菲儿有些不适吧,娇妻的粉脸上在周靖平看不到的地方,居然还抹上了少许红晕。  周靖平扭过头看到菲儿按照自己的命令就位,也只是嘿嘿一笑,慢慢的向下把身体磨蹭着,一直把脑袋移到了小若美背的脊椎中央的位置  看着周靖平如同一只肉虫一样在小若的美背上爬行着,我心里泛出阵阵的恶心,这个混蛋每次淫辱娇妻们的时候,先不说姿势与体位,就是在肉体接触时候拖泥带水的黏糊糊那股猥琐感也足以将我多次试图平静下去的妒火再度燃起。  周靖平在小若的背上调整了一番,现在他的胯下几乎都爬到了菲儿美臀上,自己主动用手掏进胯下,慢慢的将自己的肉棒撸直,似乎在菲儿的身下寻找着什么  这家伙,不是要用这种方式在菲儿和小若的屁股上打一次手枪吧?  我满脸黑线的看着周靖平滑稽的表演,心理暗骂着他的无耻变态,不想忽然菲儿传来一声媚吟,周靖平的肉棒,居然找到了菲儿的的蜜洞插了进去!  一半的身子趴在小若的背上,一半的身子则骑在菲儿的翘臀上,两只手臂远远探入小若的胸前把玩着她的爆乳,小腹处却如同一只青虫一般开始了慢慢的蠕动,这份突然起来的淫靡让我惊讶的有些合不拢嘴,这个混蛋,究竟想出了多少羞人的姿势用来玩弄菲儿和小若?  周靖平兴奋的用肉棒持续的挺入菲儿的蜜穴,不过由于是反向插入加上骑在菲儿的屁股上,所以插入不深,有好几次肉棒都滑了出来,害的周靖平每挺动几下就要伸手去扶胯下的肉棒,放佛一只动物园里偷香蕉的猴子一般。  如此三番五次,周靖平也有些应接不暇,气喘吁吁地叹着尴尬,一面想继续用这种新鲜的体位保持刺激,可是这种体位华而不实,实在太消耗精力了,每次只能动几下就要重新调整,根本不能尽兴。  我还在暗自庆幸周靖平又一次吃瘪,不想又是菲儿,大概是察觉到了周靖平的难处,娇妻主动的将滑嫩的小手探到自己的秘洞下,帮着周靖平固定肉棒,好让那只丑陋的阳具可以持续的保持对自己蜜穴的插入  「呵呵,还是菲奴乖啊,这么想要主人的肉棒啊」  肉棒处传来了菲儿手指上温润触感,让周靖平抖了一个激灵,接着菲儿的帮助,周靖平狠狠的在菲儿小穴里插弄了几下,一解刚才的郁闷。  「啊……主人……这样插入……好奇怪……」  肉棒颠倒插入大概让菲儿的蜜穴还无法适应,看着粗黑的棒身在菲儿纤细白净的手指间快速反复的在娇妻秘洞外进出,耳朵里充满的,只是菲儿一浪赛过一浪的媚吟之声  「啊……主人……好厉害……好快……」  周靖平得到了菲儿的帮助如虎添翼,开始肆无忌惮的用新体位在菲儿的小穴里逞着淫威,大概忽然觉得小若有些闷,两只大手猛的捏住了小若的小巧乳头,让小若发出了惊讶的叫声  「呀……好……好痛……主人……这样好痛……」  「呵呵,我看雅奴你有些魂不守舍啊,在想什么?」  「啊……主人……没……没想什么……」  「是不是在想你的老公好可怜啊?」  听到这句话,我和小若菲儿同是一惊这几日来是凡在淫辱娇妻的过程中,周靖平是从不提及我的,这次忽然把话题引到我身上,他究竟想干什么?  「没……啊……主人……不要这么捏了……乳头……好痛的……」  「哼哼,对于不说实话的孩子,就是要这么惩罚啊……」  双手的手指完全捏住了小若粉红色的小葡萄,带着它们驱动着那对爆乳在小若的身下摇曳不止。  「啊……对不起……主人……我……不要捏了……我是在想老公……对不起……对不起……」  熬不过周靖平的袭胸攻击,小若还是摇着金发屈服了对方,羞红的脸上将美丽的杏眼紧闭,用这种方式作着自欺欺人的逃避。  「哼,雅奴就不如菲奴乖……哦……菲奴这下挺厉害的……夹得真紧……早早承认不就好了嘛……」  周靖平的肉棒品尝着菲儿纤细的肉质,体味着娇妻腔内膣肉的紧凑逼夹带来的舒爽感,眯着眼小声哼叹着享受了一会,这才又继续说道  「主人我啊……可是很仁慈的……看着你们老公这几天不能和你们团聚,我也是很同期你们的……哦……这样吧……现在……让菲奴为你老公做一次口交服务怎么样?算是我特许奖励你们这两天的表现,啊……当然……要是下次小若再对主人不诚实,主人我可是会发怒的哦」  说着又狠狠的捏了一次小若的乳头,让我的初恋情人又发出了阵阵的悲鸣低泣,两只藕臂苦撑着背上随意淫虐自己身体的男人,白瓷般光滑的皮肤上也开始微微透出旖旎的粉红色。  「这……」  我猜不出周靖平打的什么鬼主意,他会这么好心可怜我们夫妻?要是真这样也不会想出那么多花样折腾小若和菲儿了,不过看着眼前三人的乱交,我还是咽了一下口水,说起来,我已经多日碰不到娇妻们的身体了。  「怎么?……哦……陈先生不愿意?要是真不愿那就算了,当我好心白费」  周靖平满脸的不屑,不再理会我,只是示威般加速了挺动了几下插在菲儿蜜穴里的肉棒,让娇妻又是一阵低吟。  我的下体被这几声媚叫刺激的也是微微挺立,身体越来越热,似乎有一种冲动在不断推着我。  怕什么,反正是自己的妻子,既然别人现在都可以上了,难道我还不能么?想到了这层,我终于鼓足了勇气,几步走到了菲儿的面前,娇妻眯着修长的媚眼,似在享受周靖平插入自己身体的快感一般,忽然看到我站到她面前,竟然还微微有些愣住了  「老……老公……」  菲儿的娇吟让周靖平也注意到了,忽然对方加快了节奏,让菲儿的小嘴里又吐出一连串的低沉娇喘,打断了菲儿与我的交流  「啊……主……主人……好……好棒……不……不要啊……啊……啊……」  看着菲儿旁若无人的媚吟着腔道内被人插弄的舒爽,我心里忽然一股妒意生气,捏住菲儿精美端正的下巴,将娇气的小嘴摆出了一个「O」型,菲儿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我便掏出肉棒扑哧一声,插入了久违的菲儿的小嘴里  「哦……」  温润湿热的触感从肉棒处传来,多日没有品玩菲儿的小嘴里,这份极致的舒爽果然还没有变。  稳稳了心神,我将肉棒又深插入了一些,全然不顾只能一只手撑着身子的菲儿在我胯下哀怨的用狭长的美目盯着我,眼前的淫媚已经让我控制不住自己了,肉欲占据了我脑中的每一寸空间,此时的我,只想着赶紧把体内的欲火赶紧发泄到菲儿的身体里去。  「呜……呜……」  菲儿的呜咽声终于引起了周靖平的注意,扭头看了看,嗤笑了一声,便继续专心致志的摸着小若的巨乳,用肉棒玩弄菲儿的身体而不再管我了。  菲儿修长的媚眼里含着苦涩,前后被人夹攻的滋味大概不太好受,小嘴里一门发着呜呜的声音和吞咽口水的咀嚼声,我把着菲儿的俏首却管不了娇气的感受了,下身的欲望支配着我的动作,一下又一下的用肉棒探寻着菲儿喉咙里的秘密。  紧窄的喉肉箍紧着龟头,每次我向里用一分它也随着收紧一分,菲儿开始收紧双腮,尽力的吮吸着插入食道里的肉棒,不过由于小嘴已经被巨物填的满满的,所以菲儿的裹吸肉棒的动作没过一会就让香涎不住的从嘴角溢出,顺着自己精致的下巴肆意横流。  火热的鼻息不住的喷在我的棒身上,温痒的感觉刺激的我挺动着,我从得到菲儿那天开始,也从来没想过我会配合别的男人来奸淫羞辱菲儿,但此时此刻,这一切却就在我眼前发生着,菲儿白皙的脸上一双媚眼半眯着,小嘴哼唧着意义不明的音调,远端的小穴则是被其他男人正在用肉棒猥琐的动作填满着,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以前从来没有想象过的。  看着菲儿的凄苦,我也有些心愧,但是下身的欲望已经让我无法回头了,抚着菲儿娇嫩的雪腮,我开始了最后的冲刺,用肉棒不断的深入菲儿的食道,溅起了嘴角原本就开始汨汨而出的口水,菲儿也只能在身下握紧小手的手指,狗爬着承受着来自己心爱丈夫的粗暴。  「嗯……呜……咕……」  菲儿的呻吟声愈发的随着我动作的加快而变得暧昧,大概是身体受到刺激让菲儿不自觉的收紧小穴,趴在小若身上的周靖平也开始叹出舒爽,享受着菲儿此时估计已经变得火烫的腔道内紧凑膣肉的包夹。  两手把住菲儿的俏首,我终于进入了最后的冲刺,肉棒卡主菲儿的喉肉狠狠的挺动了几下,忽然菲儿修长的媚眼瞪满到最大,扑哧一声闷响,我终于舒爽的将炙热腥臭的浊液尽情的射入了我心爱妻子的食道内。  发着嗯嗯的声音,菲儿尽可能努力的吞下射入食道内的精液,不过由于来的太多太猛,仍然有大股的浊液混着口水流出了菲儿的檀口外,涂满了菲儿的嫩唇周围……  「哦……菲奴……你夹得太紧了……啊……我要出来了……」  前面的刺激让菲儿下体始终保持着紧夹,大概是我射入的时候菲儿不自觉的收紧了蜜穴的膣肉,让周靖平也开始把持不住,跟着我的喷射做起了连锁反应,也开始进入了冲刺阶段  「嗯……啊……太……太快了……啊……下面……要……裂开了……啊……」  火热的肉棒刺激下,菲儿刚刚逃离我肉棒的小嘴马上呻吟出了一连串淫词,嗅着自己秀挺鼻梁下老公的肉棒,菲儿的狭长优美的媚眼又开始半眯着,我知道这是菲儿进入最后阶段的习惯性动作,心理一阵不甘心,忽然用半软的肉棒又一次的塞进了菲儿的小嘴里,堵住了她淫媚的叫床声  「呜……呜……」  小嘴再也发不出什么声音,只剩下一片呜呜的低叹,不过周靖平由于是背对着菲儿爬在小若的背上,也不清楚这边发生了什么,只是压在菲儿美臀上的小腹狠狠的挤压了几下骂道  「小贱货……夹得真紧……我来了……」  周靖平双手死死捏住小若的爆乳,小腹向下用力一压,大半的肉棒插进菲儿的小穴内,抖动着将浊液射入了娇妻的腔道内,而被我占据了小嘴的菲儿怕咬上我也只能尽力压抑着高潮来临前的快感,只是又一次瞪大了修长的美目,被动的裹吸着我的肉棒,迎接着小穴被人中出喷射的过程……

本贴最早由:奇米影视 奇米 奇米网 俺也去 奇米影院 奇米影视四色 奇米影视777 奇米色 -- www.185www.com编辑,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分享给你的朋友!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奇米影视 奇米 奇米网 俺也去 奇米影院 奇米影视四色 奇米影视777 奇米色] 版权所有 © 2015-2018[广告合作:12aaguanggao@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