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妻奴】十六



第十六章。  周靖平欲望的以满足的叹息声把我从示意中拉了回来,菲儿裸着雪白的上身,端着美脚任凭精液横流的淫靡似乎感染了在场没一个人,谁都没说话,用自己的方式品味这份有点奇怪的气氛。  「雅奴,怎么停下不舔了?」  休息了一会,周靖平忽然开口责问起小若为什么停止舔穴的动作。  「主……主人,我以为……」  「雅奴,不要和主人顶嘴,继续……继续舔吧」  菲儿制止了小若继续分辩的意思,放下沾满了精液的那只美脚,微微沉下美臀,双腿分开,自己主动用修长的手指掰开粉色的蜜唇示意到  「雅奴……来……来吧」  小若有点不知所措,尽管她也和菲儿一样都要求我去服从周靖平,可是大概她也没想到菲儿的奴性表现得会这么强,对周靖平的话完全遵守,放佛真的是他的奴隶一样。  周靖平饶有兴趣的看着小若有些迷茫的表情,小若抬头看了看菲儿,再次得到了对方的准许后,我的初恋情人放佛当我不存在一样,并未征求我的任何意见,便探出美舌,一点点的开始打扫起已经略有些濡湿的菲儿的蜜穴口四周了。  「嗯……啊……」  菲儿敏感的身体被小若灵巧滑嫩的美舌甫一刺激,小嘴就忍不住叹出了暧昧,周靖平恰好喜欢看到的就是菲儿这份不自觉间流出的淫荡,通过短短的不到两天接触,大概她也发现了菲儿身体敏感的秘密,真是可恶,这个家伙年轻,身体强壮,而且还很聪明,他可以轻易的找到菲儿身体的羞涩敏感的秘密加以利用,想到这里我突然有些害怕,假以时日他会不会完全掌握了菲儿的身体各处的特性,将我的娇妻玩弄于鼓掌之间,进而在精神与肉体上完全据有菲儿与小若呢?  不过菲儿越来越大胆急促的呻吟声让我思考的注意力又变得涣散起来,菲儿微微弯曲做着少许下蹲姿势的美腿开始有些颤抖了,那是菲儿性感带被挑起兴奋后特有的表现,小若的美舌已经开始越来越放肆无忌的侵略菲儿的蜜穴内部了,我的小若这是怎么了,明明不过是周靖平的命令而已,随意应付一下就可以了,用得着如此认真的把菲儿玩弄到这个地步么?  不过菲儿的呻吟声已经愈发的急促了,渐渐地美腿开始不自觉的收紧,周靖平的呼吸也开始变得粗重起来,看着美女之间的狎戏百合,没想到他也能这么兴奋?  「啊……好……好舒服……」  刚刚足交的时候,菲儿的粉脸上就被兴奋涂上了少许胭红,此刻自己的肉体被小若直接刺激,浑身暂白润玉的肌肤已经布满了斑斑艳丽的樱红,泛着一股股水嫩。  「雅奴,加快速度,让菲奴喷出来」  周靖平带着一点恶作剧的口气命令着小若,我心里刚想着小若不要听他的,没想到我的初恋情人只是将埋在菲儿胯下的俏首重重的点了几下,就忙不迭的按照周靖平的命令,开始用粉舌加速舔弄起菲儿的蜜穴,甚至已经尽可能的深入侵犯菲儿蜜道内部的膣肉了。  「啊……不……不要这么舔……啊……不……不行了……菲奴……菲奴……要……不行……主人……请……请让菲奴泄了吧……」  菲儿修长的媚眼此时眯成一条诱人的弧度,秀挺的鼻梁微微翕动,小嘴一边叹出身体的躁动,一边却当着我面,不知羞耻的祈求别的男人准许她高潮的命令。  「呵呵,菲奴真是下贱,好吧,准你高潮了,但是,一定要全喷在雅奴的脸上」  周靖平坏笑着仰躺在沙发上,看着我的妻妾们互相玩弄给他表演的这出淫荡大戏,规定了最后的玩法,周靖平便不再说话,静静地看着菲儿和小若如何执行他的命令。  菲儿淫荡的道了声谢谢主人之后,便又尽量分开了些粉腿间的距离,小若看到菲儿似乎也做好了最后的准备,赶忙将嫩舌尽量的深入菲儿的蜜穴内,带着咕叽咕叽用舌头搅拌淫液的水声,小若灵巧迅速的用舌尖挑逗着菲儿的膣肉。而菲儿只是开始微微闭上狭长的美目,不知廉耻的在周靖平面前一脸舒爽的体会着小若赐予她的淫欲,只等着内心的欲望积累到满点,迸发出最后的高潮。  「啊……来了……来了……来啊……啊……」  突如其来娇妻的一声高亢呻吟,没有任何征兆,菲儿的美腿忽然夹住小若的俏首,身体抖动了几下,哗啦一声,大股的蜜液不受控制的倾泻到了小若的粉脸上,因为周靖平早就命令必须喷在小若的脸上,看到菲儿开始喷出蜜液,雅若也将舌头让出,仰着媚脸,尽情的迎接着菲儿淫液的洗礼。  「哈哈哈,菲奴这个小淫娃,居然这么能喷水」  周靖平大笑着品尝了一顿菲儿和小若联手表演的淫乐大戏,看着菲儿刚刚泄尽欲望,又起身一把拉过我的娇妻拥入怀中坐在沙发上,肆意捏弄着菲儿软腻的身子。  「主人……」  菲儿疲惫的微喘着倒在周靖平的怀里,从下午开始菲儿就被周靖平的各种千奇百怪的命令折腾,到了此时也难免有些累了。  周靖平看了看表,没想到已经下午六点半了,我也有些吃惊,不知道时间过得这么快,我甚至觉得才刚吃完中饭不久啊。  「哼,看来我的几个小奴隶也累了,好吧,穿上衣服,歇一会和我吃饭去,晚上我们再接着玩」  周靖平拍了拍站在一旁小若的屁股,不由分说的带着我的娇妻美妾去了卧室换衣服去了,至于我,他连管都没管,不过快要进屋时候他还是忍不住回头说了一句  「对了,陈先生,别忘记你现在的身份也是我的奴隶,换好衣服,和我吃饭去,我可不想玩个游戏还饿死人」  说毕亲了一下菲儿之后就关上了房门,我听着这略带讽刺的吩咐心理暗自恼火,可是肚子又不争气的叫了起来,中饭就没好好吃,晚饭可千万不能错过了,这么想着的我也只能随便套了几件衣服,跟着他们一同出了别墅区,去了酒店的餐厅吃饭。  原以为周靖平是巨富豪商,吃饭也一定奢华无比,没想到我们一行四人就餐的地方不过是普通的酒店自助餐,我暗骂周靖平小气,连顿饭都不肯好好招待。  不过旋即我就发现有些不对头,本来菲儿的裙子穿的比较短,我也只是恼火一下没有注意,现在看着娇妻扭扭捏捏的样子才发现不对,周靖平似乎也看出我察觉到了什么,淫笑着用手摸了一下菲儿的脸蛋问道  「怎么样,菲奴,没有穿内衣和内裤是不是很舒服?」  什么?带的我娇妻来这种公共场合,居然不让她穿内裤?我有些恼火的看着周靖平,对方却忽然不觉,或者说毫不在意,继续和小若与菲儿调笑了几句才带我们落座。  直到坐下我才松了口气,毕竟自助餐的作为离的都比较近,有我们在也可以遮挡一下菲儿裙下暴露的春色,不过我的心还没放稳超过1分钟,就发现事情真正开始不妙。  菲儿穿的是超短裙,坐下后裙摆根本遮不住大腿多少,本来就极易走光,加上周靖平命令菲儿不允许并腿,必须敞开的无耻命令,不一会对座一个和女伴单独吃饭的中年男子就注意到了菲儿这边。  他的女伴是背对着菲儿的方向,所以还不知道中年男子发现的旖旎春色,我却正好和菲儿肩并肩坐着,完全可以体会那刺眼的视线扎到菲儿的裙下时候是多么让人坐立不安,菲儿白皙的脸上早就带上了一丝羞涩,却不能违背周靖平的命令,只好默默不语低着头,小口咬着盘子里的食物,索然无味的品尝。  周靖平带着那份让我恨不得痛扁他一顿的坏笑欣赏着菲儿的尴尬,他早已知道背后的男人正在欣赏着菲儿逼不得已的淫荡,过了一小会大概觉得还不过瘾,忽然对我说道  「陈先生,你拿着盘子去那边吃吧,雅奴,你一会坐到你老公的位置上去」  听到周靖平要赶我走,我一股火窜上来,刚想发作,小若那张柔软的小手又摁住了我的膝盖,菲儿也是对我直摇头。  靠,又是这样,好好好,我为你们吃醋生气,你们却毫不在意,正好老子不管了,看你们怎么办,我赌气一样的拿起餐盘就离开了这一桌,正好眼不净心不烦,这几天的窝囊气憋的我都要炸了,估计再待下去也是难免要和周靖平起冲突。  不过我留了个心眼,带着吃的东西转移到了一个正好能看见菲儿正面的空座上,我倒要看看周靖平能玩出什么花样。  我和原来周靖平那个桌子的距离不远不近,看向了那边我才发现,菲儿裙下的风光早就被人看得一清二楚,短短的裙摆根本遮不住那漂亮的蝴蝶美穴,加上菲儿被周靖平逼迫的只能分开双腿,我猜绝对不会只有刚才那一个中年男子发现了这点,这个喧嚣的餐厅内,有多少人在偷偷欣赏着菲儿展露出来的下贱淫媚呢?  我正胡思乱想着,发现小若已经坐到了我刚才的位置,而周靖平则让出了菲儿正面的座位坐到了一边,现在菲儿眼前一个遮挡物都没有了,蜜穴的春景更加一览无余的肆意炫耀给用猥亵的目光品玩菲儿神秘圣地的男人们。  换好座位,周靖平又低声和菲儿耳语了几句,看得出菲儿越听雪颜上的红晕愈发红润,带着有些不情愿的神色,菲儿修长的美目向我这边只是略略瞟了一眼,便只能点点俏首,不知道同意了周靖平何等下流的提议。  不过不稍多时我便有了答案,菲儿涨红着粉脸,慢慢的将双腿偷偷在桌子下分到极致,而后一张小手轻探到自己胯下,伸出两根修长的手指,慢慢的开始在自己的蜜穴便摩挲起来  这个可恶的周靖平,居然叫菲儿当众自慰!  满眼可以喷火的我坐在一边咬牙切齿,却对周靖平无计可施,周靖平在那边倒是坐的安稳,假装不知情的和小若谈笑,小若也只能带着不自然的笑容迎合着周靖平,偶尔还被他拉过来亲一下小嘴雪腮,好似情侣一般。  一旁的菲儿就没那么好过了,小嘴微微张着,我知道菲儿的身体一向敏感,现在这种公共场合下居然毫无廉耻的自慰,恐怕菲儿的蝴蝶穴口现在已经汨汨的满是淫水飞溅了。  果然只不过是自慰了两分钟左右,菲儿的小嘴已经开始不住的喘息着发着暧昧的声音,白皙的皮肤已经露出的斑斑的胭红,连我都没想到,菲儿的身体现在对于外界的刺激反应如此强烈,对于欲望的叩门的简直是有求必应。  不过我的噩梦还不远远限于此,菲儿的自慰终究还是被人发现了,不止于刚才那个中年男人,我旁边桌子的两个小青年似乎也发现了菲儿那边,开始低声评论起来  」看到了么,那个骚货,好像在手淫「  「哈哈,没想到长得挺漂亮却这么下贱,旁边的是他老公么?」  「谁知道,看那男的和那个金发妞打的火热,搞不好是个家里被老板养的金丝雀,现在老板有了新女人,所以自己欲求不满偷偷自慰呢」  「哈哈哈,她是有眼无珠啊,要是找咱哥俩,包准让她三天下不来床」  「哈哈哈,就是就是……」  听着别人肆无忌惮的拥着下流的揣测去评论菲儿,我心里刚才的怒火更上一层楼,恨着周靖平的无耻,也开始埋怨着菲儿的奴性为何如此之强,对他言听计从任凭侮辱?  菲儿那边并不以的我意志为转移,美指的动作愈发的快速激进,忽然菲儿也注意到了两个小青年那边的动向,虽然有些害羞,但是菲儿却并未停止动作避让他们的目光,反而眨了眨媚眼,大胆的抛了过来!  这下我旁边的这两人愈发的兴奋,连带点评声里都略微带着颤抖,大概这一辈子,他们也从来没被菲儿这种级别的大美女关注过吧。  「看啊,那骚货还往咱们这边看呢」  「哈哈,是啊,这骚货越看长的越漂亮,还朝这边眨眼呢」  两人的指指点点并未让菲儿退缩,倒不如说是鼓励一般让菲儿的动作愈发的妖娆诱人,紧着抽动了几下,菲儿并没有像我想象的一般在众人大庭广众之下喷射淫水,不知为什么,似乎每次临近高潮的时候,菲儿就主动放慢了一点动作,憋住那最后的快感,永远只维持在那之前的一刻。  不过过不多久我就看明白了,这完全是周靖平的命令,他要的就是菲儿尽可能多的时间里暴露在众人面前不知羞耻的自慰献媚,让他可以在旁边惬意的拥着我的小若观赏着菲儿的淫乱表演。  有过了一小会,大概我后手边的一对男女情侣也发觉了菲儿的动作,女的小声骂了句不要脸,就扭过饶有兴致观赏着菲儿动作的自己男朋友的耳朵,不让他继续看下去。生怕这只」狐狸精「迷住了他。  这一切不仅被我无可奈何的看在眼里,即便是那边的周靖平想必也全都窥探到了,笑的愈发的下流没品,忽然周靖平比划了个什么手势,大概是叫服务员过来问什么东西之类的。  打扮整齐训练有素的餐厅服务员看到了周靖平的手势急忙赶了过来,由于尚有段距离,我听不清楚他们在交谈什么,但是我却清晰发觉菲儿原本自慰的动作开始变化,不再用手指抽插自己的蜜穴,反而用秀美雪白的中指和食指努力地掰开自己的蜜穴,尽可能的亮出蜜道内的粉红膣肉,那双狭长的媚眼散着诱人的气息,裹杂着一丝菲儿本性的羞涩,肆意的挑逗着任意一个与她目光相交的男人。  看着自己的娇妻如此下贱的神情,此时的我只是想哭,服务员和周靖平交谈了几句便离开了,菲儿随即也舔舐了一圈自己的红唇,将媚眼抛给了最后一个与她对视的男人后,这才将撑住蜜唇的手指放下,跟着周靖平起身,离开了餐厅。  这场淫欲大戏无任何征兆开始,又突然结束,我的娇妻放佛一只玩偶一般,随着周靖平的意思,不管什么样的场合,如何突兀的展开,都按照对方的要求处置自己的身体,这份奴性刺的我心痛,也让我浑身都失了魂一般,冷冰冰的只知道跟着他们,一起出了餐厅。  回到了别墅里,周靖平淫笑着玩弄着菲儿饱满的巨乳,调笑道  「菲奴在餐厅里表现不错啊,基本完成了我预先的要求」  听了这个淫贼的话,我现在才弄清楚,带我们去自助餐厅吃饭不是周靖平小气,而是那里的人最多,最适合周靖平的这个无耻玩法。  菲儿羞红着脸,看了看我和小若,不知该怎么回答周靖平半是调戏的褒奖,末了只能微微点点头,带着魅惑的浅笑,算作默认了。  周靖平看着菲儿的承认得意地笑起来,拥着小若便进了浴室,不一会浴室里便想起了哗啦啦的水声和小若带着爱美的娇喘,我知道那是周靖平在猥亵小若,不过我顾不上愤怒,一把搂住菲儿,问出了这两天我最想问出的话  「菲儿,刚才包括之前的所有都不是你想做的吧,是他逼你的是不是,告诉我,快告诉我」  大概我的动作有些着急粗暴,让菲儿有些不适,略略的挣了挣,菲儿微微叹口气,望了我一眼  「老公,你怎么就不明白呢,我和小若甘心做这一切都是为了谁,老公……」  菲儿刚想说下去,忽然浴室里一声召唤传来,又是该死的周靖平,他大概想起菲儿还在外面,所以赶忙叫着菲儿进来。  菲儿答应了一声,看了看我,忽然微笑了一下,吧唧一口亲了我一下侧脸  「老公,这几天无论发生什么,请都要忍耐,配合我们姐妹,相信我们……」  浴室内更急促的召唤传来,菲儿高声答应了一声,便急忙褪去了衣裙跑进了浴室,只留下我,怅然若失的站在玄关走廊边,怀念着菲儿那一瞬的吻带来的片刻温存……  过了一会,浴室内喧嚣终于停止,周靖平搂着面带春色的小若出来,菲儿则在后面帮忙披着浴巾,看着周靖平左拥右抱的样子,要不是刚才菲儿的温柔让我恢复了些理智,我恐怕这时候就已经要爆发了。  不得不说菲儿的话还是有道理的,刚才坐在那尽管耳中不时的刺进浴室里娇妻美妾们暧昧不清的谈笑声,可我还是冷静思考了一下,菲儿和小若的这番表现恐怕也是用心良苦,无论我还是孩子都需要大量的灵能补充,而周靖平无疑又是目前能找到最好的补充,既然我深信着菲儿和小若是爱着我的,那就不该怀疑她们为了我而作出的牺牲,哪怕是贞操上的。  周靖平从浴室出来,看着我的脸色不似以前那般阴郁,倒不如说反过来脸上有些略微的吃惊,大概这个混蛋也在一直拿我的苦闷作为消遣吧,一看到这我反而更觉得不能因为这个而生气了,偏不能让这个无耻据有菲儿和小若身体的家伙称心如意。  菲儿从后面赶上来撑住周靖平的左边,柔软的乳房碰到了周靖平的臂膀,一下子就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没工夫在搭理我的表情了,转过来拥住菲儿用淫邪的腔调调笑到  「刚才餐厅里菲奴表现得那么淫荡,现在主人一定要好好惩罚菲奴」  说完故意瞟了我一眼,想看看我的反应。  不就是要看我生气么?我就偏不生气,面目表情的坐在沙发上,好似眼前的一切都和我无关一样。  看见我这副雕像脸,周靖平的脸上也有些失望,大概他也不懂我是怎么回事,以往看见他抱住菲儿的时候我都是脸上青一块红一块的。  我正暗暗得意于自己的小小胜利,不想周靖平却一下抱起菲儿  「菲奴,主人带你去卧室惩罚你吧」  菲儿被周靖平一个公主抱捧在怀里,羞的不敢看人,只是微微点点头便侧过脸,任凭乌黑的长发发丝飘散在半空中。  周靖平得意的哼笑了一声便扔下我和小若,抱着菲儿去了一个卧室,他根本就不在乎被人看见,所以连门都不关,其实倒不如说,他就希望看到我我看着自己娇妻被他拉在胯下肆意奸淫之后表现出得痛苦悲伤。  本来赌气的不想看,却被小若偷偷拉了一下衣角  「老公,这是菲儿姐姐吸收灵能的机会,别让她白白牺牲」  看着小若的杏眼,我也只能叹口气,起身蹑手蹑脚的和小若来到菲儿所在的卧室房门外,偷看起娇妻被人侮辱的场面。  菲儿赤裸着雪白的身子,除去美腿上的黑色高筒袜。娇妻跪在周靖平的跨前,虽然脸被他的身子遮住,不过通过双腿间爆出来的缝隙看着那雪白的身子一仰一合的前后运动,也不难猜到菲儿正在为周靖平做着口交服务。  大约咂舌有声的裹吸了百十来下,周靖平拉起菲儿的长发,拿出一盒蓝色的小方盒说道  「菲奴,用嘴给主人把这个套上吧」  我仔细看了看那个盒子就明白了周靖平的用意,他是想让菲儿用嘴给他的肉棒套上避孕套  菲儿看了看那盒子自然也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不过菲儿和别的男人交合的基础就是要为我和孩子抽取灵能,不戴套她是自然不会愿意的,虽然这点上由我来说倒是很悲哀就是了。  「主……主人……不要嘛……」  果不其然,菲儿眨着修长的媚眼,撒着娇拒绝周靖平的命令  「怎么?菲奴,你不听主人的话么?」  看着菲儿的抗命,周靖平忽然脸色一沉,带着不快的语气质问起菲儿  「不是啦,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菲奴呀,最喜欢主人的大肉棒了,喜欢那热热的,大大的,粗粗的肉棒插进小穴里,拨弄蜜肉,插住子宫口时候的那酸酸的,麻麻的感觉了,所以……」  说到这里菲儿故意抛了个媚眼,主动含住周靖平的肉棒鼓冠区狠狠的吸了一下继续说道  「所以啊,主人呢,请不要带套了好吗,就这样直接的插进菲儿的小穴吧,呐,好不好?」  菲儿软腻的语调的魅惑让我的肉棒都不自觉的挺立起来,周靖平就更不消说了,眼睛死死盯着菲儿在自己胯下说了,眼睛死死盯着菲儿在自己胯下摇臀摆乳的卖弄风情,带着一脸的期盼觊觎着娇妻下一步的动作。  看着周靖平已经不语的盯着自己,菲儿知道魅惑已经奏效,主动直起身子,慢慢狗爬着上了床,自己跪趴在床单上,用修长的美指绕过雪白的大腿根,慢慢的撑开了粉红的蜜穴,摇着屁股浪媚着勾引起周靖平  「主人……快来嘛,这里都是湿湿的了,请主人……赶紧用大肉棒填满菲奴小穴的空虚吧……求求主人了」  雪白的翘臀,滑腻的肌肤,精致的脸蛋,诱人的腔调,多重的诱惑要是周靖平都不上,连我都要怀疑他时不时性无能了,果不其然,没有多废话,周靖平闷哼了一声,便一步抢到床上把住菲儿的翘臀,狠狠拍了一下后,一个挺腰猛插,肉棒便直直的拨开外阴唇,进入了菲儿紧窄温热的秘洞内。  「啊……主人的……好大……」  菲儿保持着狗爬的姿势,用一只雪臂支撑着身子,另一只仍旧保持着绕到胯下撑穴方便周靖平肉棒的进出,小嘴叹着媚吟,丝毫没有在意就在门外,自己的老公还在看着自己。  「呵呵,菲奴……嗯……还是那么紧……主人我遂你心愿不戴套插进来了……你……怎么表示……?」  「啊……菲奴……谢谢……谢谢主人……插进来……谢谢主人的赏赐……啊……」  听着菲儿淫乱的答谢,周靖平挺动肉棒的速度越发迅猛,肉棒摩擦蜜肉发出的啧啧水声已经清晰可闻,带着啪啪啪的睾丸不住拍打在菲儿美臀上的伴奏,娇妻那具完美肉身已经全部被周靖平掌握享有,成了他独有的禁脔。  「呵呵,菲奴……小嘴还挺会说的……怪不得那么会吸……」  「啊……主人……要是喜欢……一会做完了……菲奴……继续给主人裹肉棒……好不好?」  「好……当然好了……嗯……」  周靖平答应着菲儿的提议,忽然虎腰一沉,带着肉棒深深插入菲儿身体的内部,我猜这一下已经顶到了娇妻的子宫处。  「啊……主人……好痛……顶到了……顶到了……轻点……请轻一点……」  菲儿的小手疼的抓紧了床单,平滑紧窄的子宫口猛然被顶到,那份触电感带来的疼痛可不是那么好受的,美腿微微打着颤,菲儿却始终没有松开掰穴的那只小手。  周靖平却不管菲儿的哀求,带着邪邪的淫笑,两只手全都架在菲儿的香肩上,用力的用肉棒如活塞一样抵住菲儿的腔道深处,拼命往子宫口里加压  「啊……主人……主人……不行了……菲儿……要不行了……」  菲儿甩着长发,带着少许的哭腔,此时娇妻完全的沉沦于周靖平肉棒的淫威之下,只知道哭泣讨饶,甘于堕落为肉奴被人奸淫玩弄,毫无反抗的意识。  周靖平继续挺动着肉棒,大概抽插了十几下,忽然向外拉扯了一下肉棒,只听两人交合处传来「嘣」的一声闷响,好似瓶盖被起开的声音,当然我清楚,那是子宫口被肉棒长时间抵住拔出之后才有的现象。  「啊……」  肉棒忽然的拉扯让菲儿毫无准备,高亢的娇吟了一声,只听哗啦一声,菲儿咬紧了嫩唇,蜜穴口尽管还被周靖平的肉棒堵住,可还是汨汨的喷出了不少淫水,由此也可想象,那紧窄湿润的蜜道里此刻会积蓄了多少菲儿甜腥的蜜液啊  热热的淫水浇在周靖平的龟头上,让这个地产商似乎更加疯狂了,怪叫了一声,周靖平又一次将肉棒狠狠的插了进去,搅拌着菲儿的爱液,看来他也到了临界点,开始做起了做后的冲刺。  「啊……主人……好热……啊……好棒……好厉害……好快……来吧……主人……射吧……射进来……」  「贱货……菲奴……我……要干死你……」  「啊……是……菲奴……是喜欢被主人干的贱货……射进来吧……让菲奴怀上主人的孩子……把烫烫的精液……射进来吧……快一点……啊……」  菲儿的嫩舌开始舔扫着美唇的四周,小手将抓皱了的床单紧紧握在手心里,努力挺翘着屁股,摇曳着柳腰,配合着周靖平最后的冲锋。  粗黑的肉棒在粉嫩的蜜穴进进出出,最后的二十几下已经让菲儿只能依依呀呀的吐着媚声,再也说不出任何连贯的词汇,忽然伴随着周京平的一声低吼,滚烫的精液便直直的射入了菲儿的子宫内……  伴随着周静平直挺着身子享受着喷薄的快感,看着周靖平射过之后趴在菲儿美背上揉着娇妻巨乳的惬意,我可以想象菲儿娇嫩的子宫壁被别的男人的精液喷射上后的淫荡模样,也可以想象得出菲儿蜜道里被人肆虐后的狼藉,我知道菲儿这一切都是为了我,只是,只是,只是搂着小若的我的脸上,仍旧还是那副失意的表情,也许,在菲儿每次出轨的结束后,哪怕我在能理解菲儿的牺牲,这份失意,终究还是无法逃避的吧。

本贴最早由:奇米影视 奇米 奇米网 俺也去 奇米影院 奇米影视四色 奇米影视777 奇米色 -- www.185www.com编辑,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分享给你的朋友!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奇米影视 奇米 奇米网 俺也去 奇米影院 奇米影视四色 奇米影视777 奇米色] 版权所有 © 2015-2018[广告合作:a2w2com88888@gmail.com]